柳浩天作为自然资源厅里的一把手,是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
    此时此刻,其他的党组成员全部到齐。
    只不过柳浩天进来之后,他隐隐有一种感觉,今天会议室内的气氛有些诡异。
    柳浩天并未在意,只是扫视了一眼众人,微微一笑:“同志们,现在我们开会,我们今天的会议主题是关于省财政厅卡住了我们自然资源厅3,000万专项资金的事情,刚才我亲自给蒋厅长打了个电话,蒋厅长答应我说,他会尽力协调,不知道大家对此有何意见?”
    柳浩天话音落下,李耀先第1个开炮:“柳厅长,我相信以你的智商不应该听不出来,蒋成武那个老东西根本就是在忽悠你呢!
    为什么省财政厅会卡住我们自然资源厅的这笔专项资金?
    还不是因为你柳浩天阻挡了他们某些人的财路吗?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此仇不共戴天!
    所以这次事件肯定是蒋成武那个老东西的手笔,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真的要把要回这笔专项资金的希望寄托在蒋成武的身上,那么我李耀先真的要看不起你了!
    我相信你应该不是三岁小孩子吧!应该不会相信蒋成武的鬼话吧!”
    李耀先说完之后,赵乾坤立刻跟进说道:“我部分赞同李厅长的意见,我认为,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们不能把所有的希望全寄托在老厅长的身上,原因很简单,蒋厅长到了省财政厅之后,肯定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过程,下面的各个处长是否给他面子都还是未知数,所以我们应该主动出击,派出相关的人员去搞公关,想办法让这笔资金落实到位。”
    柳浩天淡淡的问道:“赵厅长,那么你认为,如果我们要是搞公关的话,需要不需要花钱呢?”
    柳浩天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
    赵乾坤淡淡的说道:“如果不用花钱,那么谁会去帮你公关呢?公关二字是什么意思?我相信柳厅长应该不会不懂吧?”
    柳浩天笑了:“说实在的,我进入官场也有10多年的时间了,但是在这么长的时间内,我还真不知道公关需要花钱这件事儿,赵厅长,那么你认为,我们要想拿下这3,000万的专项资金需要花多少钱去公关呢?20万还是200万?”
    柳浩天说完之后,整个会议室内再次安静了下来,赵乾坤黑着脸却没有说话,有些事情是可以拿出来在公开的场合说的,但是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说。
    赵乾坤认为,自己说出公关两个字就已经足以表达自己的意思了,但是柳浩天却非得逼着自己把意思说的那么直白,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所以他干脆不再说话了。
    这时,周国忠抬起头来说道:“柳厅长,恕我直言,我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做事儿的,但是在吉祥省,很多事情都需要公关,有些事情不公关是根本解决不了的。”
    柳浩天点点头:“周厅长,如果我把这个事情交给你去负责,你需要多少预算?”
    这一次柳浩天换了一个说话的形式,周国忠并没有绕圈子,而是沉声说道:“50万!”
    “50万的预算确保能搞定吗?”柳浩天又问道。
    周国忠苦笑的摇摇头:“柳厅长,做公关只是能够保证尽可能的成功,但不能保证一定成功。”
    柳浩天仰面靠在椅子上,淡淡的说道:“既然做公关不能保证一定成功,那我们为什么要做公关呢?只是为了求心理上的安慰吗?公关的钱给谁了呢?”
    柳浩天每一个问题都说的十分犀利,周国忠也沉默了。
    李耀先再次声音犀利的说道:“这还用说吗,公关的钱肯定是要给财政厅那些负责资金划拨的处长们,甚至副厅长们也少不了一份,不过聊天呢,50万的公关费用确实不高,有些地方为了能够拿下专项资金,甚至要拿出10%的费用甚至更高的比例的费用来进行公关。
    据我所知,在我们省自然资源厅内部也存在着这种情况,下面一些地市的自然资源局为了获得我们省自然资源厅的一些资金支持或者是一些政策上的支持,甚至是为了一些审批上的通过,都会拿着大笔的资金跑到我们省自然资源厅来进行公关,有些处长副处长因为各个地市的公关吃的脑满肠肥,家资丰厚,豪宅如云。
    这也是现实!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乐衷于彼此进行公关的原因。”
    李耀先说完之后,整个会议室内安静的吓人,这个时候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
    因为李耀先所说的这番话实在是太现实了。说的太犀利了。
    柳浩天笑了:“李厅长,虽然你之前一直在怼我,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柳浩天是有足够的心胸的,而你刚才所说的这番话我非常认可。”
    说到此处,柳浩天突然狠狠一拍桌子,下了很多人一大票,柳浩天咬牙切齿的说道:“同志们,今天的党组会上,我作为省自然资源厅的党组书记和局长,我先给大家立一个规矩,那就是以后,但凡是涉及到我们吉祥省自然资源厅的所有的事情,一律禁止采取任何形式的花钱公关的形式,尤其是送钱!
    我不是不允许大家公关,因为我也清楚,有些事情必须要进行公关,但是送钱公关这种形式是绝对不允许的,为了某些工作上的便利,请别的单位的同志们吃顿饭喝顿酒,这种行为,原则上我是不会去干涉的,但是,请大家注意一个度!因为我们有8项规定,你们的工作可以去展开,但是绝对不能违反8项规定!”
    柳浩天说完之后,周国忠苦笑着说道:“柳厅长,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恐怕我们的工作真的很难展开。”
    柳浩天笑了:“如果周国忠同志你认为,你所分管的领域哪项工作如果不进行公关就无法正常展开的话,那么你可以把这个分管的领域交出来,我可以把它分配给其他的同志。
    当然,这个原则对待其他的党组成员同样适用。
    我只是想要告诉大家,随着我们国家法制的健全,我们一定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如果谁要是抱着如果不公关就没有办法展开工作的这种心态去工作,那么我认为你的这种心态是极其不健康的,也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对于这种行为,我是坚决不允许的!”
    赵乾坤耸了耸肩:“柳厅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认为恐怕我们这3,000万资金两天之内是不可能划拨下来的。”
    柳浩天不屑一笑:“赵乾坤同志,咱们打个赌如何?我可以保证,这笔专项资金明天中午之前一定到位,而且不进行任何形式的公关。”
    赵乾坤不由得眉头一皱,他没想到,柳浩天竟然要当众跟他打赌,赵乾坤犹豫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柳厅长,对不起,打赌是违反规定的,所以我不和你打赌。
    不过我可以断言,这3,000万资金恐怕很难在短时间内划拨下来了。”
    柳浩天笑着说道:“赵乾坤同志,要不我们做个约定如何,如果,我能够不公关就确保这笔资金在明天中午之前准时到位,你拿出你所分管的一个处室交给别人去分管,如何?
    当然了,如果我没有做到,我在明天的党组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你赔礼道歉。并且向你保证在半年之内不调整你的任何工作,你看如何?”
    赵乾坤顿时脑门上浮现出一抹黑线,他算是看出来了,眼前的柳浩天似乎信心十足,他是吃定了自己了,虽然他把打赌换了一个说法,说是什么约定,但实际上,还是要和自己打赌。
    这让赵乾坤有些头大。
    因为赵乾坤在内心深处坚定的认为柳浩天是绝对不可能在明天中午之前获得省财政厅划拨的这笔专项资金的,但是柳浩天却表现的如此自信,他自信的根源在哪里呢?
    赵乾坤眉头紧皱,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与此同时,他的目光与周国忠和尹德凯进行着秘密的交流。
    周国忠使劲的点了点头。在他看来,柳浩天这个提议还是非常值得赌一把的。
    因为对他们而言,要想让省财政厅不把这笔款项划拨下来,简直易如反掌,因为他们都是蒋成武的嫡系人马,蒋成武不管从哪个角度讲都不可能不给他们这个面子,而且这件事情根本就是蒋成武一手发动的,而真正促成这次行动的人是陈国成,他们几个人都是知道内情的。
    所以,他们信心十足。
    赵乾坤和他们交流了一下目光之后,心中的信心也越来越足,不过为了防止柳浩天后悔,赵乾坤还是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说道:“柳厅长,我感觉这不太好吧,毕竟,如果万一我要是侥幸赢了呢,你当着这么多人向我赔礼道歉,这会让你很没有面子的。”
    柳浩天呵呵一笑:“赵乾坤同志,我柳浩天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如果明天中午之前,这笔资金真的没有划拨到位,那么,我不仅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你赔礼道歉,我还像你和在座所有的党组成员保证,半年之内绝不调整大家的分工。
    但是,万一要是侥幸我赢了……”
    后面的话柳浩天并没有说,赵乾坤却听明白了,柳浩天的意思非常明显,如果真的他赢了,半年之内他必然会进行副厅长们分工的调整。
    赵乾坤故意装出很犹豫的样子,然后狠狠一拍桌子说道:“好,那就这样定了!我真的很想看一看,柳厅长你如何能够逆转乾坤!”

章节目录

平步青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梦入洪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洪荒并收藏平步青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