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伏魇现身,蒲子轩顿时满脸惊愕:“伏魇?你怎么进来的?”
    伏魇道:“咯咯咯,所有我创造出来的妖怪都是我能力的延伸,不管是体内还是身旁,只要有气泡,我就可以自由移动嘛。”
    “体内?”蒲子轩不解地问。
    伏魇道:“你可知道有一种草,叫做‘食蝇草’?这种草从来不主动攻击,只是随时将大嘴张着,一旦有苍蝇飞入,便会立刻关闭,将苍蝇夹住,再慢慢消化。咯咯咯……”
    陈淑卿如梦初醒道:“明白了,这……这屋子根本不是建筑物,而本身就是妖怪!这些毒液,正是妖怪的胃液!我们自己送到妖怪嘴里来了!”
    伏魇得意地狂笑道:“咯咯咯,现在才明白,已经晚了!不错,你们正是在魔犬胃里。我当时创造的妖怪中,想不到竟然有一只狗妖获得了变化系能力,它变不了其他东西,只能变成房子,我便利用它这能力,当一条忠实的看门狗,咯咯咯……”
    蒲子轩也恍然大悟:“这么说来,那屋子一侧的杆子,就是这条狗的尾巴,而那入口处的狗头,不是装饰,正是它的脑袋。”
    伏魇道:“咯咯咯,既然都想明白了,咱们就来玩一场游戏吧。实话告诉你们,这魔犬的胃也不是金刚石那般无懈可击,以我测算,你们三人只要合力攻击,半个时辰便可将其破坏。不过嘛,攻击墙壁的时候,会发生何事,你们也看到了。怎么样?是要慢慢等死呢?还是搏命赌一把呢?咯咯咯……”
    被伏魇算计得如此彻底,蒲子轩顿觉那笑声实在恶心,却又苦于抱着两个女人无法作战,否则,他今天就算死在这里,也定要拉着这妖怪同归于尽。
    苏三娘果然与蒲子轩是同一想法,她对着伏魇射出一箭,可惜那气泡中的伏魇竟然只是虚像,箭矢穿过气泡射在墙壁上,顿时脚下的胃液又高出一截。
    忽然,一个声音从墙壁上传来:“大王,我……我肚子有点痛啊。”
    想来正是那魔犬在说话,伏魇喊道:“我忠诚的魔犬,本大王会记着你的功劳的,这三人中有两人是净化使者,若是这三人就这样被你腐蚀掉,那两个心脏,本大王就赏给你了。要知道,多少妖怪一辈子也吃不到一个净化使者的心脏呢,咯咯咯……”
    只听那魔犬带着哭腔感恩戴德地说道:“伏魇大王对小的恩重如山,小的……小的真是无以为报!必将鞠躬尽瘁!”
    “那就这样吧,本大王过会儿来收尸,且看你们三个还能撑多久,咯咯咯……”说完,伏魇的身影消失于气泡中。
    虽然可恨之极,三人却实在束手无策,又撑了一会儿,蒲子轩的净化之力终于用尽,无力再飞,三人一起掉入胃液中。
    此时的胃液已有膝盖深,三人落在胃液中的一瞬间,衣服便开始出现腐烂的迹象。三人撑起身子,靠着墙壁,让胃液只能腐蚀到膝盖处,但这依旧只是缓兵之计,在如千万只蚂蚁撕咬的剧痛中,陈淑卿问蒲子轩道:“小七,你见多识广,你爹可有告诉过你,什么材质不会被腐蚀?”
    蒲子轩道:“那就多了去了,钢、铁、金银珠宝……”
    苏三娘则补充道:“还有顽石、花岗石、大理石……”
    陈淑卿喊道:“这些我也知道,就没有软软的、薄薄的吗?”
    ……
    一盏茶的工夫,胃液已经来到了三人的腰部,他们靠在墙壁上,任胃液腐蚀,终于一动不动了。
    果然,伏魇又出现在了气泡中,手握一把与身材极不相称的大镰刀,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他扇动着他的翅膀,从气泡中飞了出来,见三人的惨状,说道:“咯咯咯……都死了都死了,现在,就让本大王来收割你们的心脏吧。”
    只听墙壁上又传来声音,魔犬说道:“大王,你不是说他们的心脏要赏给小的吗?”
    伏魇骂道:“蠢货,心脏这么宝贵的东西,直接吃了多没意思啊,等本大王把它做成下酒菜,与你慢慢对饮,岂不美哉?”
    魔犬乐呵呵地应道:“还是大王想得周到,那大王,您就动手吧。”
    听见伏魇小声嘀咕了一句:“个个都是傻子。”便提着镰刀,在昏暗的红光中向蒲子轩走来。
    就在伏魇举起镰刀的一瞬间,他身后的陈淑卿突然变作狐妖,腾地跃起,一手抓住镰刀把子,一手握住了伏魇的身子,在陈淑卿庞大的形态面前,那伏魇小小的身躯仿佛随时都会被捏碎。
    蒲子轩和苏三娘也同时起身,伏魇大惊失色:“你你你……你们居然没死,而且,你这女人,也是变化系的妖怪!”
    陈淑卿哼了一声道:“虽然我变不成那么大的房子,但是把衣服变成不会被胃液腐蚀的材质还是易如反掌的。”
    原来,当初在出发之前,陈淑卿帮蒲子轩收拾行李时,就见识过其父留给他的各种玩意,在那个地球仪前面,陈淑卿停留了许久,当时她就非常稀罕这种材质,说从来没有见过。蒲子轩当时跟她解释:“十多年前,国外有个叫做帕克斯的科学家将胶棉与樟脑混合,惊奇地发现,两者混合后产生了一种可弯曲的材料,便将该材质命名为‘帕克辛’,这种材料即使埋在土地,吃到肚里,几十上百年内都不会被腐蚀分解,现在,国外正在加大力度研究,想用这种材料制作成更薄更软的袋子,用于生活中收纳物品。”
    适才,陈淑卿问蒲子轩知不知道有何种软材质不会被腐蚀,蒲子轩便告诉她:“且按照地球仪的材质来作为参考。”陈淑卿回忆了一阵,便将三人的衣服均变为了帕克辛材质,如此一来,三人便可安然待在胃液里,装作挣扎着死去的样子,等伏魇上钩。
    伏魇虽然不会知道何为“帕克辛”,但也明白了三人被陈淑卿变出的某种东西保护了起来,惊呼道:“九尾狐,你既然身为妖怪,为何要与净化使者同流合污?你到底是谁?”
    陈淑卿应道:“哼,你以为我还会上你的当,被你夺走记忆吗?”

章节目录

太平妖未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天竺小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竺小禅并收藏太平妖未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