蕊儿没有写信,刘逸还是连夜赶了回去。
    他实在是好奇齐欢收到那样露骨直白的信,有什么样的反应。
    林芷虽然在信有提到齐欢看信的情况,但是他还是想亲眼去看看。
    刘逸赶到齐欢宫里的时候,恰好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噼里啪啦的下了起来。
    若是晚一点可真是要被浇透了。
    “传信回来就好了,怎么还亲自来了。”林芷见刘逸阔步进来连忙迎了过来。
    “姑姑有信,小的怎么敢不来呢。”
    刘逸说着往临窗的地上一趟:“先睡会,王上回来叫醒我。”
    林芷轻叹了口气:“你来的不巧,王上最近几日都是早朝散了就去围场了,就是因为那封信,王上连我也不带了。”
    “这么大的雨......”刘逸看着窗外瓢泼的大雨悠悠道,“王上如何去啊!”
    “王上早朝散的早,兴许这会子已经到了围场呢。那边又不是没有避雨的地方。再说了这雨是大了些,但是对王上来说也算不了什么的。他可不是最喜欢雨雪天去狩猎了。”
    “好吧.....”刘说着话已经闭上了眼睛,“雨停了叫我!”
    雨一直没停,林芷也没有叫他。
    刘逸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还是滴答滴答的下着,雨势要小很多。
    “什么时候了?”刘逸翻身坐了起来,“王上还没有回吗?”
    “已过了晌午了。”林芷一旁笑道,“公子早膳和午膳都没用吧。姑姑让人在西侧殿准备了些便饭,你先去吃点?”
    “多谢姑姑了。”刘逸起身,伞也不撑的就跑了出去。
    西侧殿是齐欢专门给他安排的住处。
    按照宫规,护卫有专门的住处的,只是因为他是刘太傅举荐的,又和齐欢是旧识,齐欢才破例将他安置在了一个宫里。可以说刘逸在这宫里算得上是半个主子了。
    雨小了,但是外面的积水很深。
    刘逸又是一路小跑的,到了西侧殿,身上的衣衫都已经湿了一半了。
    刘逸换了好衣衫,饭菜也摆好了。
    刘逸用完了膳才要走就见一把黄油纸伞从细雨中来到了殿门口。
    油纸伞下是身穿赭色衣袍的太傅刘韬。
    看到刘太傅进来,刘逸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
    “丰儿,祖父正好有事找王上……没想到你回来了啊……”刘太傅一脸的笑容。
    丰儿是刘逸的小名。
    “能不能找个好点的借口?”刘逸一脸的不耐烦,“你会不知道王上去围场了?找我什么事直说吧。我还等着去见王上。”
    “好好!”刘太傅丝毫没有因为孙子的态度不好而有什么不悦,相反他依旧是满脸带笑的,“丰儿你看还下着雨,祖父可以进去说嘛?”
    刘逸没有回话,转身走了进去。
    管家收了伞站在了门口处。
    刘太傅缓步走了进来。
    宫人正在收拾盘碗,见刘太傅进来连忙又端上来茶水。
    “快点说!”刘逸往座位上一躺对着刘太傅道。
    “你在那边可好?”刘太傅依旧面带微笑,“这次回来待多久啊……”
    刘逸拉着脸看着门外的细雨不说话。
    “咳咳咳!”刘太傅又带着笑道,“好吧。祖父就是想问王上可是派你去保护殿下的?”
    “不是!”刘逸冷冷道,“去杀她!”
    “杀……”刘太傅脸上的笑容就挂不住了,“你不会的对不对。”
    “不好说!”刘逸斜了刘太傅一眼,“那要看她是不是绊脚石了!”
    “你听祖父说!”刘太傅压低声音道,“金翎对王上乃至整个齐国至关重要。你万万不可对她下手的。”
    “你管不着!”刘逸又将视线投到房外,“还有什么事吗?”
    “有!”刘太傅连忙道,“我知道你恨祖父!但是祖父的命都是先王救的。先王是我们整个刘家的大恩人。祖父当年也是情非得已。那群歹人穷凶极恶……”
    “行了!”刘逸起身,“你都说八百遍了!没别的事我去见王上了。”
    “你比王上还大三岁,又是幼年的交情,凡事多劝着他点……”
    刘太傅话还没说完,刘逸就大步进了雨中。
    刘逸马不停蹄的赶到围场时雨已经停了,一弯彩虹高挂天空。
    浑身湿透的齐欢跳下马踢了一脚地上的一头小野猪大声道:“架火烤了!”
    “大家伙啊!”刘逸上前一把拔掉射在野猪脖子上的利箭,“王上这一箭射的巧了。”
    “那边不管你吃的?跑回来干什么?”齐欢说着话解开了外袍。
    小太监连忙上前接过了齐欢的湿衣小声道:“王上热水已经好了,您是现在沐浴呢还是……”
    “现在!”齐欢说着阔步走进了一旁的木屋。
    刘逸也跟了进去。
    齐欢也不避当着刘逸的面宽衣解带的进了浴桶。
    齐欢下了浴桶,刘逸则是坐在一旁看着齐欢道:“王上说的那边是哪边啊?”
    “你说呢?”齐欢躺在温热的水中微微眯着眼睛,“你回来做什么?”
    “给你解惑啊!”刘逸笑眯眯的往浴桶边移了移,“你收到的信真的就是金翎写的。她已经说了从你们定亲起就对你情根深种了!她真的是个不错的姑娘呢!”
    “您看,我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你幼年受过寒,她就绞尽脑汁的为你酿酒。还有自从她知道齐国国库亏空,她就一门心思赚钱了。你不知道,这几天她把整个金陵城都跑遍了,就是想找些赚钱的物品卖到帝都去!这才让人跟你要了漕运通行权。对此你是怎么想的?”
    刘逸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看向齐欢时,发现齐欢整个人都闷到水里去了。
    他才要再开口齐欢猛的又从水里出来了,温水溅了刘逸一身。
    “你!”刘逸忙不迭的跳出去老远,“你是故意的吧。”
    “嗯!”齐欢又只露着头的躺在浴桶里,“她情根深种那是她的事,和孤有什么关系。这世上对孤情根深种的姑娘多了去了。孤还都要和她们扯上关系,那孤还不得累死!”
    “我给你说啊!”刘逸拧着被溅湿的衣袖,“你还是上点心吧,我直觉金翎对你是真心的。这世上唯有真心难得啊。”

章节目录

我眼里只有金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谢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谢欣并收藏我眼里只有金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