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媳妇来去匆匆,说了几句话就急火火的走了,留下许磊瞥了一眼那边一言不发的常彦哲。
    见常彦哲冷着脸,许磊微微愣了下,也没好意思问那是谁,只摊开作业本开始写作业。
    常彦哲一直都没开口说话,只打量了许磊两眼。
    小男生长的还行,穿着打扮也挺利落,挺腼腆的,一脸的不好意思。
    刚才他听周甜甜提起了,这是东院新搬过来的邻居,跟周家老太太是一个地方的,比较熟悉。
    常彦哲看着那个许磊打开本子写作业,目光往作业本上扫了一眼,微微皱起眉头来。
    这孩子的字可真是不怎么好看,要是不能好好练字的话,将来考试要吃亏。
    “你家里还有新的田字格本么?”常彦哲忽然开口。
    周甜甜还以为说的是她呢,忙抬头,“田字格本?好像没有了,我们现在用方格本多一些。”
    马上就要上五年级了,哪里还用田字格啊?都用方格。
    常彦哲摇头,看了眼许磊,“我说他呢,他的字不行,间架结构不对,笔顺也有问题。
    你没看他写作业慢么?主要跟他写字有关,得练字。”
    周甜甜瞥了眼许磊的字,果然不是很好看,一个个里出外进的,有时候一个字分成两家,都跟别的字组一起了。
    这个字老师最头疼,批卷子一看这样的字真是不给分吧心疼,给分吧头疼。
    “许磊哥,你家还有田字格本么?要是有的话,你拿过来两个。
    我给你打个字头,你平常上午没事的时候,好好练练字。”
    周甜甜的字很不错,娟秀端丽,写个样子让许磊照着练,问题不大。
    “不用你给打字头,我来吧,你那是女孩子的字,他模仿不适合。”常彦哲扫了眼许磊,淡淡道。
    许磊也知道自己这字不好看,却也不知道该怎么练。
    这年月也没有个什么字帖,更没有什么书法班,只是老师在学校教。
    可偏偏许磊以前在大房子,那边都是民办代课老师,本身水平就不够,能把课讲明白就不错了,哪里还能注意到孩子的字啊?
    此时被周甜甜和那个不知名的大哥哥一说,许磊真有点儿不好意思。
    “田字格啊,家里好像有,那我回去找一找?”
    这孩子很要强,知道要好好学习,所以一听人家要指点他练字,立时就动心了。
    “嗯,回去拿吧,顺道把一二三年纪的语文课本带来,你这个需要从头练。
    假期下点苦功夫好好写,应该能有效果。”常彦哲神色一如即往的冷,不过语气倒是和缓许多。
    许磊一听,立即起身就往外跑,回家找田字格本了。
    这边,周甜甜歪着头看常彦哲,“彦哲哥,我以为你就是在旁边看着呢,没想到你还有心要指点他练字。”
    常彦哲微微垂眸,目光扫过桌子上的作业,“你上午要集训,下午还要写作业,已经够累了。”
    言外之意,许磊过来就是负担,周甜甜还得分心照看他,索性常彦哲接手算了,让周甜甜安心写作业。
    周甜甜看了眼常彦哲,忽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谢谢彦哲哥。”
    “谢什么,我下午又没事儿,给他讲讲题,看着他练练字就是了,也不难。”
    中考完事了,又不用忙着功课,常彦哲除了钻研医术之外没别的事情。
    他如今心态很好,一切按部就班的进行就可以,空闲时间随便安排。
    俩人正说呢,外头一阵脚步声传来。
    周甜甜以为是许磊回来了,当即就笑道,“他跑的还挺快呢,这么快就找了本子过来。”
    话音未落,就听见门外有声音传来,“周奶奶,我想问一下,周甜甜同学在家么?”那不是许磊的声音。
    周甜甜微微一愣,忙朝着外面答应了一声,“我在这儿呢,请进吧。”
    刚说完,外头进来一个小男生,不是别人,正是杨雨帆。
    周甜甜见到杨雨帆就愣了下,不知道这小子来家里找她干嘛?“杨同学,你找我有事?”
    “咳咳,那个,周甜甜同学你好,我来想求你一件事。”
    杨雨帆轻咳两声,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周甜甜挑眉看了眼杨雨帆,“有事你就说吧,只要我能帮得上的,我尽力。”
    这小子不是那种畏畏缩缩的性格啊,今天怎么也一脸的抹不开?这是干嘛?
    “是这样,我知道你去县里参加比赛,还拿了一等奖,接下来还要去省里比赛。
    那个,我就是来问问你,有没有时间,也教一下我数学啊?
    四年级的课程我在家也都看完了,练习题也都做过了。
    我听说比赛的题跟平常上课的不一样,学校明年可能还会选拔去参加比赛,我也想去。”
    这是知道周甜甜有实力,想向周甜甜讨教一下,提前学习,给自己将来增添砝码。
    得,又是一个知道上进的小男生。
    常彦哲目光微冷,看着眼前这个小男生,这个岁数好像更小,看上去跟周甜甜差不多大。
    九岁的孩子就学完了四年级的课程?又是个小天才?
    “甜甜,这个是谁啊?”常彦哲目光放低,漫不经心的问道。
    “哦,我忘了介绍,这是杨雨帆,家就住在道西。
    我们也是从小一起玩的朋友,原本上一年级的时候我们同桌来着,后来我跳级了。
    不过杨雨帆也很厉害,他后来也跳级了,跳到了三年级。我俩都在广播站。”
    周甜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股脑儿的就把有关杨雨帆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杨雨帆?常彦哲目光微闪,这个名字他还真听说过。
    前世这个杨雨帆不是秦丽娜的丈夫么?电子科技方面的专家,在首都最好的学校里任教,自己还有个高科技公司。
    原来这位杨教授,也是东岗的人啊,这是跟秦丽娜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可是看起来又不像,看这情形,倒像是跟小甜妞青梅竹马呢。
    常彦哲再次后悔,前世他怎么就没多关注一下周甜甜和她身边的人呢?
    前世到底发生了什么?周甜甜前世怎么就闹到最后落得那么惨?
    “我是周甜甜他们比赛的辅导员,最近每天上午都在学校活动室给四年级的孩子做集训。
    你要是想学,可以上午去旁听,当然,下午你也可以来这边,不会的地方我再指点你一下。”
    常彦哲扫了一眼杨雨帆,淡淡道。

章节目录

八零鲜妻有点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长白山的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白山的雪并收藏八零鲜妻有点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