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玲看到早膳里居然有豆腐脑,立即开心的跑过去坐下。
    但看到对面满脸娇羞的表姐时,原本大好的心情瞬间就变坏了。
    赵雨菲今日换上了,绣着梅花的琵琶袖交领袄裙。
    这是为了上元节准备的新衣。
    林燕玲隐隐约约的,还嗅到了一抹香粉的气味。
    “燕玲,我今天这身打扮,好看吗?”
    赵雨菲见她一直看着自己,就红着脸问了问。
    “表姐不是说这套新裙,要留到上元节的时候穿的吗?怎么今天就穿上了?”
    赵雨菲的脸又红了。
    她低着头羞答答的说:“我们今日要去林府道歉,所以…所以就想着穿得精神一些。”
    一旁的赵夫人想到昨晚得到的消息,也说:“没错,燕玲一会也去换套衣服。”
    林燕玲低头喝着豆腐脑,没有回话。
    “燕玲!”
    赵夫人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
    林燕玲咬了咬唇,不情不愿的应道:“知道了!”
    用完早膳,赵雨菲就陪着表妹回房换衣服,她拿起一套衣裙在林燕玲身上比划着,“燕玲,这件斜襟立领袄裙怎么样?杏色很适合你。”
    “随便。”
    赵雨菲终于觉察到林燕玲的不悦。
    她抱着衣裙,两眼微红的问道:“燕玲,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
    “表姐,你真的决定要嫁给林若晨?他是个瘸子呀!”
    赵雨菲连忙用手盖住林燕玲的嘴。
    “燕玲不要胡说,姨丈都说了,他的腿会好的。”
    “你!”
    林燕玲顿足冷哼,一脸怒其不争的道:“你以后要是被那扫把星害了,别找我哭,哼!”
    “燕玲,你总说林乡君是扫把星,这是为什么?她都被圣上封为乡君了。”
    每次听到表妹这么说,赵雨菲都感到很奇怪。
    林燕玲眼里透着愤恨,“扫把星出生那天,连累我们家丢了爵位!”
    她的曾祖父是勤勇伯。
    这个伯爵之位是可以世袭三代的。
    尽管她父亲是家里的小儿子,在父亲和长兄都在的情况下,没有继承的希望。
    但是家里有一位三品伯爵在,不管做什么事都能有底气一些。
    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
    赵雨菲更迷糊了。
    “被她连累的?”
    林燕玲正在说些什么时,赵夫人猛地推开门,冷着脸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在这里胡说什么,还不快去换衣服!”
    两人连忙应道:“是。”
    不料,当她们风风火火赶到林府时,却被何管家告知,他家姑娘出门了。
    “实在不知夫人今日会再上门,不然我家姑娘必定会妥善安排的。”
    赵夫人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是在讥讽她没有提前送拜帖吗?只是何管家脸上的歉意,却是那么的真诚。
    但现在连门都不让她们进,又是什么意思?!
    赵夫人只能强撑着笑意,又问道:“那若晨在吗?”
    “实在抱歉,少爷也外出了。”
    林燕玲不满的说:“都出门了?不是要守孝吗?怎么还到处乱跑。”
    听到这话,何管家脸上的笑容立马收了回去。
    他语气平淡的说:“林姑娘说的是,由于家中守孝,实大不方便接待客人,赵夫人请回吧。”
    赵夫人急忙掩住女儿的嘴,回头又说:“何管家……小孩子不会说话。”
    但何管家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没再说话。
    这意味着此事再没可回旋的余地。
    赵夫人只好讪讪笑着,“那我们下次送了拜帖,再来拜访。”
    说完就扯着林燕玲往马车走去。
    赵雨菲则三步一回头,恋恋不舍的用龟速往前走,她期待事情会出现转变。
    只是回应她的,却是渐渐被关上的门。
    院内孙妈妈看到这一幕,担忧的问:“就这样把人赶走,不好吧?”
    “没事,不用担心。”
    其实何管家每次看到赵夫人,就会想起当年他们林家做的事。
    两家没断绝来往,已经是看在曾经同宗,还有林江和他的夫人也是受害者的分上了。
    何管家疑惑的皱起眉。
    往年两家也不过是礼节性的,在年节的日子互相送送礼而已。
    怎么今年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上门拜访。
    还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
    何管家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看来都是他的错!
    当初他就不应该,让姑娘借住他们的院子。
    唉!
    院子外。
    “娘,他们居然敢这样对我们?!这样失礼的人家,表姐嫁进去会幸福吗?!”
    林燕玲气愤得向赵夫人抱怨。
    赵夫人耸起眉毛,眼里像是一座火山,似乎随时都会喷发出来。
    “你还敢说,刚才要不是你说出的那些话,我们至于被人这样赶走吗?”
    随后她又扶着额头,满脸悔恨的说:“都是我的错,当初就不该让你跟在老夫人身边。”
    赵雨菲也小声的埋怨着:“表妹,刚才确实是你不对。”
    这话让林燕玲气炸了。
    她用手指着赵雨菲,“你!!要不是为了你,我今天连门都不会上,哪会说那些话?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说完就气呼呼的把身子背过去。
    赵雨菲立即泪眼汪汪的看着赵夫人,“小姨…”
    赵夫人:“好了,你自己做错事,还推到你表姐身上,是我对你太宽容了!回去之后你好好反省,今天错在哪里?没想清楚就不许出房门!”
    “娘!”
    只是不管林燕玲怎么哀求,都没法改变赵夫人的决定。
    刚才在林府门前发生的一幕,没过一个时辰,就被一直盯着的人送回他们的主子手里。
    有人纳闷,这林太史令一家不是昨天才上过门吗?
    怎么今天又去了?
    也有人看到赵夫人,是带着女儿和外甥女上门的,似乎想到了什么。
    于是也着手安排,家中的女眷去拜访的事。
    当然为了避免像赵夫人那样吃闭门羹,他们都选择了先投拜帖。
    ……
    林语安一行人来到庄子,就直奔赵维他们住的地方。
    还没到地方,就听到一阵精神的“嘿哈”声。
    循着声音望过去,就能看到屋外的广场上,有十几个孩子正蹲着马步,动作不一的挥着拳。
    赵维拿着一根小棍子在巡查。
    看到哪个人的动作不标准,或是在偷懒,就丝毫不客气的打下去。
    偶尔还能听到几声痛哼。

章节目录

朝花夕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咖啡里撒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咖啡里撒盐并收藏朝花夕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