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金马家具城部分区域被烧得一塌糊涂,但是监控室却能很好的保存下来。
    一方面是烟感喷淋装置起到了防护作用,另一方面是因为监控室处在建筑边缘地带,距离着火点较远。
    当老马带着顾晨几人走进监控室,一名中年男子则是吓得脸色发青。
    见到众人,似乎也明白大家的来意。
    “你是这里的物业?”顾晨问他。
    中年男子弱弱的道:“我……我就是个打工的。”
    “难道昨晚家具广场没人值班?”卢薇薇也问。
    中年男子默默点头,实话实说道:“这个老市场,这几天晚上都没人值班的,因为在翻修,而且监控系统都被拆除,所以监控室就是个摆设。”
    “那剩下的不是还有一些监控摄像头吗?你们这里能不能查到记录?”卢薇薇先前检查过部分摄像头装置,发现有人为恶意破坏的迹象。
    当然,这里所说的破坏,跟主动拆除还是有区别的。
    前者是直接损毁,后者是可以重新安装使用。
    被卢薇薇这么一问,中年男子也是主动交代:“这里剩下的监控,倒是可以运转,但是昨晚大火,导致商场断电,现在这些监控素材有没有用,我就不太清楚了。”
    “顾师兄。”这边中年男子话音刚落,那边的袁莎莎便检查完监控装置,向顾晨报告说:“监控设备都是好的,没有损坏的迹象。”
    “只是现在出于断电状态,无法使用。”
    “没关系,我们消防指挥车后边,还有一台迷你柴油发电机,可以提供电力支持。”
    老马忽然想起车后的装置,赶紧告知大家。
    王警官一拍巴掌:“太好了,赶紧让你的人把柴油发电机拿过来。”
    “稍等。”老马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没过多久,两名留守在消防指挥车上的消防队员,瞬间将一台小型柴油发电机抬到指定位置。
    在一番精心操作下,很快启动了链接监控室的所有电源。
    监控室内,众多屏幕纷纷开启。
    除少部分先前损毁的屏幕外,其他屏幕几乎都处在黑屏状态。
    这告诉大家,目前为止,所有监控都不可用。
    但是好在中年男子发现,部分之前拍摄的监控画面还有保存。
    可是由于监控素材有限,加上一些设备存在老化的问题,顾晨决定将这些视频素材统一拷贝之后,带回芙蓉分局再做研究。
    要知道,光靠金马家具城的监控画面,显然很难起到捕捉画面的作用。
    如果是人为纵火,除了金马家具广场内部及外围监控画面外,还需要周围一些道路的辅助监控。
    只有这样,才能形成一个强大的监控网络,对现场情况起到很好的还原作用。
    带着拷贝好的素材资料,大家再次对现场环境展开拍照取证之后,这才匆匆返回芙蓉分局。
    ……
    ……
    此时此刻,芙蓉分局调度室。
    何俊超拿到拷贝资料之后,也开始第一时间展开排查。
    将昨晚金马家具广场的部分监控画面调取出来。
    再结合周围道路的监控网络,何俊超直接筛选出将近两百多小时的视频素材。
    看到如此多时长的监控素材,何俊超有些叫苦道:“这些素材过于分散,且时间较长。”
    “我现在就把这些视频素材,全部投放到大屏幕上,大家每个人负责看一部分,一起帮忙筛选一下。”
    “没问题。”卢薇薇爽快答应,也是催促着说:“你现在把视频素材投放过来。”
    “噼里啪啦……”
    何俊超灵巧的运用手指,在键盘上敲出动听的乐章。
    没过多久时间,屏幕上出现了大大小小,几十个视频素材板块。
    大家很快开始排查起来。
    卢薇薇,王警官,袁莎莎跟何俊超,四人负责左区和中区,而监控室负责值班的三名警员,则负责右区。
    顾晨站在众人身后,双手抱胸,也是盯住屏幕,准备统揽全局。
    视频画面中的时间数字在不断走动,顾晨的双眼不停扫视。
    各种监控画面,在顾晨脑海中飞快闪过。
    许久,两百个小时的视频素材,已经被大家过目一边。
    顾晨直接提醒道:“23号屏幕谁负责?”
    “我!”一名高瘦的见习警说。
    “你刚才难道没看见,有人出现在屏幕中吗?”顾晨说。
    “有……有吗?”见习警表情一呆,赶紧将23号屏幕画面,再次开启重看模式。
    顾晨则提醒着说:“时间在凌晨3点25分43秒,出现一道黑色身影,是广角镜头。”
    高瘦见习警也不敢怠慢,赶紧开始操作起来。
    由于刚才一人要负责观看多块屏幕。
    而且为了速度取胜,画面中的场景也在不断加快。
    加上时间在晚上,各种画面都是漆黑一片,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困难。
    然而当见习警将监控画面倒回至顾晨所说的时间范围时,凌晨3点25分43秒,果然有道黑影出现在视频画面中。
    “真的有人。”卢薇薇惊叫了一声,眯眼一瞧,又道:“那人好像把电表箱给弄坏了。”
    “一开始就把电表箱弄坏,看来这家伙是个行家啊。”王警官看到这里,有理由相信对方是个惯犯。
    最起码非常清楚,要想进入金马家具广场,首先需要对监控断电。
    很显然,这人心思缜密。
    顾晨默默点头,说道:“这个电表箱所处的位置,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进入商场的路径。”
    “而外围的电源,又都被这个嫌疑人给拔掉了。”
    “顾晨。”王警官有些犯难道:“既然外围的电源都被断开,而内部的监控系统又都拆除,那还怎么找到这个人?”
    “25号监控画面,凌晨3点32分。”顾晨说。
    王警官没有反应过来,也是短暂的呆滞几秒,这才赶紧又道:“那什么,何俊超,赶紧的。”
    “了解。”何俊超一阵操作,25号监控画面,时间很快来到凌晨3点32分。
    此时此刻,一个广角监控画面中,一道黑影突然出现。
    卢薇薇指着屏幕,惊喜的说道:“这是金马家具广场的内部画面啊,这怎么可能?所有的监控系统不是都已经拆除掉了吗?还有剩下的监控摄像头,也都已经被损毁的呀。”
    “没错,但是我发现这个摄像头,它并没有断电,或许链接的是另一条线路。”顾晨双手负背,也是走近两步,又道:
    “而且恰恰就是这个摄像头,我当时还以为这个角度照不到嫌疑人,但是刚才我看过之后发现,这是个广角摄像头,正好拍到了嫌疑人。”
    “而且你们看,从前方那个位置,对方把门链锁剪开,然后从那头进入到现场。”
    “哈哈。”看到这个画面时,卢薇薇忍不住笑出声道:“这个犯罪嫌疑人机关算尽,但这家伙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停车场内的这个摄像头,使用的是另一条供电线路。”
    “而且这个摄像头,还拍下了这家伙进入商场的整个过程。”王警官也是嘿嘿一笑。
    最起码,大家在排查了两百小时的监控素材后,还是找到了一条重要线索。
    “那他现在在干嘛?”袁莎莎眯眼一瞧,问道。
    卢薇薇黛眉微蹙,也走进两步道:“因为这个外部大门,是用的这个链锁,而且店员下班之后,就用链锁给锁上了。”
    “而这家伙现在,应该是用工具剪在剪开链锁。”
    仔细一瞧,卢薇薇又确认的道:“对,是用管线剪,剪开这个链锁,可是……”
    由于环境昏暗,画面非常不清晰,卢薇薇在兴奋之余,却又有些犯难道:“可是看不清这家伙的体貌特征啊。”
    “可恶啊。”王警官右拳砸在左掌上,也是一脸沮丧道:“这好不容易拍下来的监控画面,可偏偏画面昏暗,看不清来人的样子啊。”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正面。”顾晨没有大家那样的急躁,而是保持足够的沉稳,继续说道:“而且还戴着口罩。”
    “这是个女人吧?这么长的卷发?”袁莎莎看着对方那外形特征,也是不由分说道。
    但顾晨却摇摇脑袋,提醒着道:“这个……可能是假发,戴着位置不对呀,是不是戴得太下了一些?”
    “等等,让我先看看。”被顾晨一提醒,卢薇薇又走进几步,提醒那名高瘦见习警道:“那什么,把这个画面投放到主屏,放大一些啊。”
    “好的。”高瘦见习警听话照做,很快将监控画面,投放到主屏幕上。
    此时此刻,画面变得更加模糊。
    但好在整体画面,能让大家更加直观的看清情况。
    “好像是戴着假发,还是长长的假发,正常人不会有这么低的发际线,这家伙可能是戴得太下了一些。”
    “那这也看不出来这家伙是男是女啊?”高瘦见习警有些犯难道。
    但工具人何俊超则是笑孜孜道:“这你当然看不出来,毕竟人家是经过伪装的。”
    “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家伙戴着假发是真的,而且就这身材,我敢说,这应该不是个女人,或许是个男人假扮的也说不定。”
    “也是,毕竟穿着这么宽松的运动服,就是怀了身孕也看不出来啊。”卢薇薇同意何俊超说辞。
    但是人家何俊超在监控技侦这块是把好手。
    各种专业判断,肯定比自己要强上一些。
    何俊超断定戴着假发,那也八九不离十。
    可现在这种情况,大家心里也十分清楚。
    如果嫌犯是名女子,那或许是名短发女子。
    但目前来看,大家认为嫌犯是男子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见大家还在为对方是男是女焦灼的同时,顾晨赶紧提醒着道:“大家先别吵,继续看监控。”
    话音落下,争吵忽然停止,所有人再次将注意力留在监控屏幕。
    而此时此刻,从商铺的摄像头记录下来的画面中,大家非常清楚的看见,犯罪嫌疑人在进入店里之后,寻找到一些易燃物品。
    随后,犯罪嫌疑人用打火机随即点燃。
    就这样,顾晨通过监控画面可以看到,犯罪嫌疑人在商场内,逗留了差不多20分钟左右。
    期间,犯罪嫌疑人在5家店铺的9个地点放火。
    这些都是顾晨通过消防队老马那里得到的结果。
    “出来了。”见对方出现在离开金马家具广场的画面时,何俊超赶紧提醒着道:“就是这家伙,用工具钳剪开链锁,然后进入商场故意纵火。”
    “画面中大家也可以看到,这家伙是主动找来一些易燃物品,然后熟练的点着火源,开始将店铺内的可燃物一起点着。”
    “何师兄,切换到下一个画面。”顾晨提醒着说。
    何俊超默默点头,嗯道:“明白,他防火之后,肯定是从电箱那边离开的,那个画面,从外头一个路边的监控可以捕捉到。”
    说话之间,何俊超操作电脑,很快将顾晨所要的监控画面调去出来,重新投放到主屏幕上。
    此时此刻,画面中的犯罪嫌疑人,果真从电表箱附近逃了出来。
    由于是路边较远的监控摄像头,因此能够拍摄到的画面人物也很小。
    只有左上角一个微小的画面可以看到,犯罪嫌疑人在放完火出来之后,很快把自己的运动外套脱了下来,假发也摘了。”
    “看看看。”卢薇薇指着主屏,也是赶紧提醒着道:“这家伙……果然是把假发给摘了。”
    “然后把假发卷在衣服里,夹在胳肢窝里,他应该是个……我发现从现在来看,他应该是个男人。”
    “对,换完衣服,他就把东西夹着开始走,好像这时候,天空已经有些微亮了。”袁莎莎也是补充着道。
    顾晨双手抱胸,看着屏幕来回走上两圈后,说道:“最后消失地点是金马家具广场那边的小巷,何师兄,监控画面能不能捕捉到?”
    “很抱歉。”何俊超摇摇脑袋,也是一脸沮丧的道:“那边区域,也是属于金马家具广场的外围监控范围。”
    “但是你也是知道的,金马家具广场的监控系统,这时候已经被拆除了,这边小巷的所有画面,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那该怎么办?”见大家一脸焦急的样子,另一名强壮的见习警,也是焦急问道。
    顾晨微微一笑,说道:“先别急,从这条小巷要追捕这家伙,肯定是没办法的。”
    “毕竟,他也知道这条小巷的所有监控,此刻已经处在拆除状态。”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继续看之后的监控。”扭头瞥了眼何俊超,顾晨再次提醒着道:“何师兄,将这个监控画面加快进度。”
    “没问题。”何俊超微微点头,也是听话照做。
    现场画面再次加快了进度。
    没过多久时间,附近来了一些穿着睡衣的居民。
    又过了没多久时间,最先刚到的消防车到了。
    很快,消防队员在对现场火势研究之后,开始了扑救计划。
    与此同时,更多的消防车辆也相继赶到。
    一时间,各种水柱朝着金马家具广场的着火点喷射过去。
    许多居民开始围观。
    又过了没多久,在附近值夜勤的警员也相继赶到。
    随后大家在消防队指挥员老马的带领下,执勤民警开始将人群疏散。
    现场虽然混乱,但是大家也保持了足够的淡定。
    在警方也消防队员的紧密配合下,大家重点去了金马家具广场上头的居民楼,几乎是挨家挨户的提醒。
    许多熟睡中的居民,甚至穿着短裤衩,打着赤膊就跑了出来。
    年纪大的,由民警和消防队员负责背出。
    短短时间,紧急疏散几百人撤离,而消防队的灭火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差不多2个小时,一切恢复平静。
    整个画面中,浓烟弥漫,人群聚集在周围,好在执勤警员和消防队指战员控场得当,现场没有出现意外事故。
    救护车也只是原地待命。
    “呼!”看到昨晚这惊险的一幕,卢薇薇也是长舒一口重气道:“这好在是火势被控制,否则大火蔓延,烧到上头的居民楼,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这也太可怕了。”袁莎莎也是紧张不已,不由分说道:“一个晚上的时间,这么点人,竟然疏散了这么多人群,还将大火给扑灭,这帮消防队员和执勤民警,还真是好样的。”
    “害。”王警官拍拍胸脯,也是一阵后怕道:“没想到昨天晚上,竟然发生这么严重的纵火事故。”
    “依我看,这个犯罪嫌疑人,简直猪狗不如,这是拿几百条人命当儿戏啊?”
    “这家伙到底想干嘛?”调度室值班的三级警司,也是恼怒着说道:“这是要报复社会吗?”
    “一个人,一个晚上,带着工具钳,破开家具商场大门,然后直接在商场放火,还是9处地点。”
    “这家伙简直疯了,他是要把整个金马家具广场一把火烧掉啊。”
    顿了顿,三级警司也是不可置信道:“可他要烧金马家具广场,跟上头居住的那几百个老百姓有何关系?要不是发现及时,那他就是在肆意杀人。”
    ……

章节目录

我就是超级警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李氏唐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氏唐朝并收藏我就是超级警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