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干什么呢?”
    王大嫂开着大门呢,正对着这里,听到声音立刻出来了,想要扒拉开这两个人,却是纹丝不动。
    气的王大嫂直瞪眼睛:“你松开不松开?信不信我喊人了?”
    “阿楚,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你……我差点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韩焱烯抱着阿凉,下巴戳在女子肩窝处,动情的说道。
    那颤抖的睫毛下面,似乎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
    王大嫂看了个正着,忽然就沉默了。
    不仅自己转身回去了,还将闻声出来的几个人拦住了,就在大门口看着。
    免得小芳姑娘出什么意外。
    韩焱烯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回应,便又颤抖着问道:“阿楚,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是还在生我的气吗?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你……”
    “那个,你好,我不是阿楚,我想,你是认错人了。”阿凉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在这个寂静的长街上,格外的清晰。
    韩焱烯松开怀抱,却依旧拉着阿凉的手,在那坚持的说道:“怎么可能呢?阿楚,我怎么可能会认错你呢?你……“
    当韩焱烯看到对方眼中的陌生和疏离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哀哀的说道:“阿楚,我知道我错了,你可以骂我打我惩罚我,但是你不能忘了我啊?”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的阿楚忘记他了,他该怎么办!
    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
    “虽然我的确丢失过记忆,但是我真的不是阿楚,我是西凉州府的人。”
    阿凉不好直说她是西凉王的女儿,便只能含糊着说她是西凉州府的人了。
    韩焱烯十分肯定的说道:“既然你失去了记忆,那么怎么能如此肯定你就不是我的阿楚呢?”
    当时那么大的爆炸,阿楚就算是被人及时救下,也不可能不受伤的。
    现在想想,估计就是伤到了脑袋,失去了记忆吧。
    “我……”
    “阿凉!”
    西凉钧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阿凉抬头看了过去,“哥哥?”
    原来是西凉钧也听到了这边的声音,便赶紧过来看看了。
    西凉钧看到那个男人对阿凉拉拉扯扯的,当即就怒了:“放开阿凉,要不然我让你不能活着离开西凉州府!”
    这个男人,一看就不是我西凉的男儿。
    这般有气势的男儿,若是西凉州府的,他定然是知道的。
    韩焱烯冷笑一声:“阿凉?”
    “当然,这是我西凉州府的阿凉郡主!阿凉,过来。”
    “哦。”
    阿凉应下,想要走到哥哥身边去,却被韩焱烯扯住,根本挣脱不开。
    当然了,是她自己潜意识里不想挣脱开。总觉得这个男人,是似曾相识的。
    难道自己真的不是什么阿凉,而是这个男人口中的阿楚?亦或者……两者都是她?
    “大胆,竟敢对郡主不敬!”
    “西凉世子是吗?我想,我们应该谈谈。”韩焱烯淡定的说道。
    只要找到了阿楚,确定阿楚还活着,那么其他的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关于阿楚的身份,他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毕竟很多人,都想要对阿楚不利。
    所以因为这次阿楚“死亡”的事情,承惠帝大刀阔斧的杀了不少人,也警了那些猴子。
    可不代表着,就没有人想要伤害阿楚了。
    “你,凭什么和我谈谈?”西凉钧嘲讽的,又居高临下的看着韩焱烯。
    其实他心中明白,这个男人定然不是无名之辈。
    但是……想要得到他的妹妹的,又有哪个是无名之辈呢?
    “就凭这个!”
    韩焱烯将自己的随身玉佩摘下来,扔给了西凉钧。
    这块玉佩是自己当年帮忙平定倭寇的时候,承惠帝嘉奖的。
    是大信皇室才能用的玉佩!
    西凉钧身为西凉世子,自然是有这个眼力的。
    抿了抿嘴,西凉钧道:“可有胆量来我西凉王府?”
    “有何不敢?阿楚在那,怕是十八层地狱,我也是敢去的。”韩焱烯知道,对方是误会他是皇子了。
    但是这个时候,也不能在外面解释了,便任由他误会,跟着去了王府。
    阿凉只来得及和王大嫂说了一句不用担心,就也急匆匆的走了。
    王大嫂等人呆若木鸡。
    “小芳姐姐,居然,居然是郡主?我滴个乖乖哦。”这是月初。
    “小芳……郡主和传闻中,很不一样呢。”这是兰子。
    “那个男人,就是一直在店面里等着要见小……要见郡主的那个男人吧?居然真的认识……”这是小菊。
    王大嫂收敛心神,呵斥道:“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许说出去!听明白了吗?不想死的话,就管好自己的嘴!”
    这种事情,她并不想知道。
    知道的越多,越危险。她可不想掺和这些权利啊,阴谋的。
    大家虽然性子不一样,但都不笨,也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便都点点头,应下了。
    ——
    “在下韩焱烯。”
    韩焱烯开门见山的,先说清楚了自己的身份。
    西凉钧明显吃了一惊,将那块玉佩放在桌子,问道:“据我所知,这块玉佩只有大信皇室才能用的。”
    “当年我随父亲一起平定倭寇,陛下赏赐我的东西里,就有这块玉佩。”
    “原来如此。”
    韩焱烯反客为主,直接掌握了主导权:“世子,敢问你口中的郡主,可在去年九月,去过我大信?”
    对方下意识的说道:“没有。”
    阿凉奇怪的看了一眼西凉钧,她就是去年九月才来到这个世界,穿越的啊。
    还记得当时的确是在大信的。只不过大哥都这么说了,阿凉也不好拆台。
    只是她虽然没说话,但眼神已经出卖了西凉钧。
    韩焱烯便笑了,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小姑娘呀。
    “不知道世子可知道,去年年末,我大信锦阳侯失踪一事?”
    先是管阿凉叫阿楚,现在又提起了锦阳侯一事,难不成是觉得阿凉就是锦阳侯?
    不可能!他自己的妹妹,总不能认错了吧?
    “锦阳侯被人暗害而死,这件事,天下谁人不知啊?”
    大信朝廷那么大的动荡,周边国家,有几个不知道的啊?

章节目录

福运小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苏不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不酥并收藏福运小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