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云层横亘天空数天,雪真正飘起来还是下午。有数倍盐颗粒大小的冰粒混杂其中,砸落在皮肤上酥酥痒痒。
    窗户外可见一条卫兵般排满常青树的街道,从数片雪花飘落时,就有一些人上了街道,孩子般去接雪花玩。雪在此刻算已变大,街道上各色行人也去到顶峰,一片人声,非常热闹的景象。
    “这里处于被中心海流带所影响范围的边缘,冬季时候都是很多人首选的避寒之地,想要一场雪落下来,可能就是奢求了。”房间中,数名围着落地壁炉而坐的人都看向窗户外,闲聊着。
    “过后几年,类似的现象还有更多。一个多月前,靠近无尽海边的地域就遭遇几十年历史中都未有过的寒流,气温堪比那些雪山山顶。还是联盟工业所的蒸汽高塔经受住了考验,才没有造成严重的损失来。”
    “毕竟已经不远了。这些时间,自然协会和教国都在行动,联盟与远海共同国的动作自然不用多说。稍微不跟进最新的消息,感觉就被落下几个月了一样,最近局势的变化很快。”
    “的确很快,特别是自然协会的人来到联盟后,很多平衡也跟随着被打破了。并且不久后将有两个节点来到。其一是圣多拉格帝国边境和数个小国中的冲突,已经升级了,联盟会派遣一些人过去。那里或许能成为生意的源头,各位可以做好对应的准备。”
    “其二,是数个月后会有一批自然协会的顶尖成员抵达联盟,不知道各位准备好迎接冲击了没有?”一名男子这时开口,见其他人没有多少兴趣,转变了话题,“另外一方面,说回我们自身。据我所知,不仅仅是我管辖的地域,连同各位,最近在交易上似乎都不算安静。各自有各自不同的事情发生,很多人员被拔除了。”
    男子才开口,房间中剩下的七人都看了过来,目光当中有不同的含义存在。
    但这名男子没有在意,而是接着开口:“大家身份大都相同,就不用这样了。我的意思是,最近一段时间,是否需要稍微安静一些?为什么会有贩卖网络中的成员被清理掉,究其原因,不全是因为目标人物没经过详细的事先调查,也没有按照流程经过完整的评估吗?”
    “大人将这张网络交由我们管理,也划分了地域,我认为大家各自做好自己的那一片就行了。”有人笑着开口。
    男子看过去,也回以笑容:“洛尔顿先生,我记得一年时间里,你所在的那片区域接连死去三名次级成员,连带对买家的补偿也不少了。报告上,你的所有解释都是因为私人恩怨,真是这样?”
    “艾奇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洛尔诺语气转冷。
    “只是昨天与大人见面,他特意提醒我说,近段时间需要安静和平稳。祭祀仪式对联盟内部的改变已经足够大,而最近,两个超级国家的人员陆续进入后相大陆内,它们的影响绝对在仪式之上。这是大人的意思,洛尔顿先生若是有疑问,一周后的酒会上,你可以亲自去询问大人。”
    “不知道我的解释是否合你的口味?”艾奇依旧露出笑容。见到洛尔顿不再说话,他偏过脑袋,看向围着壁炉而坐的众人的末端——那是一名稍显文静的男子,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
    “阿诺美先生。”艾奇对着男子说,“不知道在这场简单的聚会上,你有没有需要让我带给大人的话?”
    文静男子看向艾奇,一脸疑惑表情,没有开口。
    “还是大人的原话。”艾奇接上自己的话,“祭祀仪式的确改变了很多事情,它让一些人被部落看中,成为核心与重点。也让仪式前的很多顶尖成员的身份下降,不再是部落当中的唯一。但不要因为这两年时间内他们都沉寂下去,不再有一些新的消息出现,就可以将他们遗忘掉。依旧是异常危险的人物,并且他们在积攒上是要强于很多仪式之后所谓的‘怪物’们。”
    艾奇说完,环视围坐壁炉一圈的人:“这里只有我是从六年前一直留存至今的人,想必那场清理只有我经历过。大人不想这种事情再度发生,若是有这种苗头,大人说他一定会在内部提前解决掉。”
    说完后,艾奇看向阿诺美:“几天前,你那片地域的次级人员凭空消失,并且还连带着接近三百名相关者。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极有可能是火焰部落、或是雷狼部落当中的某一位展开到了行动。大人不希望看见这件事还有后续发展。就此斩断,所有线索都在次级人员处断开,买家的赔偿依照协议之上的条件进行,大人希望能看见这样一个结果!”
    “以及,后续展开的调查在这场聚会后立即结束掉!你既然已经知道一些调查结果了,仅凭简单的分析,就应该明白这些结果代表的意义——那可不是普通势力和队伍能做出来的漂亮工作。大人的确给了我们更多的底气,但大人也说过,他并不想凭空多出些麻烦与敌人!”
    “知道了,艾奇先生。”见到艾奇那张表露不满的脸,阿诺美笑着点了点头。
    、、、、、、
    房间橱柜的镜子前,西西亚脱掉衣服,用剪刀一一拆除遍布身体上各处的染血绷带。见到因为第二人格所谓的准备工作而造成的皮肤裂口几乎已经愈合,此刻只剩下一些红痕还没有消失,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将染血的绷带收拢放在一边,西西亚在镜子前侧身站着。注意到了异常突出的胸前部位,于是她用手去托了托,除了柔软外,的确感觉到了不俗的重量。头发垂下,超过肩部数十厘米,灯光下反射点点光芒。用手去理了理,西西亚想起第二人格在结束特训之后的话来。
    “奇异者都可以控制身体的生长,一些地方需要减重。平常时期不会是负担,但在一些场合,会成为失败与致命的因素。另外,现在的你还没有留着长发去战斗的资格,即便是盘起来也不行。若是在战斗之中确定不会依靠头发作为一项进攻手段,剪短会是最好的选择。”

章节目录

钢铁蒸汽与火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树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岚并收藏钢铁蒸汽与火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