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完全没想到,对方居然在被干扰和吸引注意力的情况下,还能发现他在后面的动作,此刻被扣住手腕,一下子就愣住了。
    短暂的错愕,这人立刻是露出凶相。
    “松开。”说话的同时运足力气猛然抽手,但他随即惊恐的发现,对方的手就仿佛铁钳一样,力气大的吓人,怎么抽都抽不出来。
    他几个同伙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当下是骂骂咧咧。
    “他娘的,还不松开,快给爷爷松开,啊,啊疼,疼!。”林尽稍微用了一些力气,那人就受不了开始怪叫,碰瓷的那几个一看不对,立刻是准备动手。
    顾孟仲也看出来这两帮人是一伙儿的,他冷笑一声,抬脚将冲过来的一人踢倒。
    “我看你们谁敢过来。”
    那几个人也带着兽宠,此刻一个个嘶吼起来,顾孟仲一拍葫芦,墨兽凝剑,这场面一看就是要干架,周围的人也是立刻散开,给他们留出了一个空地。
    林尽伸出另外一只手,将对方手里的那一道符篆取走,随后才松开对方。
    虽然松开了,那林尽留了一根银针在对方手臂里,所以对方整条手臂都耸拉着,动弹不得。
    “小子,你找死!”这人手臂动不了,却是又急又怒,依旧出言不逊。
    这时候林尽已经是弄清楚这一道符篆的作用了。
    “好厉害,这世上居然有这种东西。”林尽从博物馆里弄清楚这符篆的作用之后,也是心中惊奇。
    这符篆是用兽血书写,上面残留了某种兽魂,所用咒文是林尽从没有见过的,但有博物馆的解读,可以让他知道这种咒文的含义。
    “断血兽符,可短时间内遮掩甚至切断血契连接。”
    这东西,简直就是出门在外偷抢别人兽宠的不二法宝。
    除此之外,这这种符篆还有短时间内替换他人血契之力的效果,就例如可以让兽宠短时间内将对方认为是它的血契之主。
    就在林尽吃惊的时候,另外一边突然来了一人,速度极快,用的居然是一种掷符之法,眨眼之间就将一道符贴在还没反应过来的墨玉老龙身上,随后这人抬手一抓就将墨玉老龙抓走,抱在怀里。
    这一顿操作速度极快,让人目不暇接,林尽也没反应过来。
    不可小看天下人。
    尤其是天璇城这种地方,高手还是有很多的,就说着身法和速度,若对方不是抢走墨玉老龙,而是要对付自己的话,林尽觉得自己也很难抵挡。
    抱走墨玉老龙的人是一个锦衣公子大半的人,这人神态带着一种自负和狂傲,模样有些中性,男人肯定是男人,但却男生女相,这人腰间悬玉,发髻向后有金片束着,穿衣打扮无不透着一种阴柔和贵气。
    人群中,那个光头掌柜看到这人,立刻是上前行礼,态度极为恭敬。
    “大老板,您怎么来了?”光头掌柜不光是恭敬,还可以看出他是有些害怕的。
    就像那阴柔的贵公子是一个可怕的恶鬼一样。
    “我怎么来了?”贵公子妩媚一笑,随后一巴掌打在光头掌柜脸上:“我若不来,你们的差事这就办砸了,好在你们也不算是完全没用,就看在这四阶玉龙兽的份儿上,这次不追究你们了。”
    光头馆长感恩戴德。
    “走了,剩下的事你们善后就好了。”贵公子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站住!”
    林尽看这些人完全没将他放在眼里,心中也是觉得好笑,这些人明显是有所依仗,做事根本不顾忌后果。
    这除了有自大狂妄的因素之外,他们敢这么做,也是因为有信心可以让自己这外乡人翻不出浪花的自信。
    那贵公子停下脚步,身子却没转过来,只是露出十分漂亮的侧脸道:“外乡人,你想说这是你的兽宠,你想说我们是在当街抢夺,甚至你想报官,想动手,可实际上这根本不是你的兽宠,因为你们之间没有血契连接,这说到哪儿我都有理,所以你若是聪明,劝你省省吧。”
    贵公子的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他用特殊的,可以短时间内切断兽宠血契之力的符篆贴在墨玉老龙身上,所以正常来说,血契主人是无法再控制,甚至放不出血契之力。
    这就像是有人偷了你的钱袋,被抓个正着之后,对方还恬不知耻的问你,你说钱袋是你的,上面写你名字了吗?你叫它,它答应吗?
    两者之间是一个套路。
    就是明着坑你。
    那边林尽倒是没生气,不光没生气,还点头道:“老墨和我的确没有血契关系,它当然不是我的兽宠。”
    老墨?
    贵公子意识到这是说这一只墨玉龙。
    但对方就这么爽快的‘认怂’,他也是头一次见。
    不过就在贵公子想到这里的时候,墨玉老龙终于是忍不住了。
    之前它在思考修炼之法中一个关键的节点,所以有些物我两忘,可就在它快要想明白的时候,突然就被人贴了一个东西,然后被人抱了起来。
    原本的思绪也是被这意外打断。
    墨玉老龙回过神来就发现它自己被人抱走了,而且对方居然还说了那一堆废话。
    “狗东西,你抱老子干什么?”老墨直接骂了一句,老墨生气倒不是对方抱它,而是对方打断了他的思绪。
    可这一声,直接把那贵公子吓了一跳。
    他像是见鬼一样将墨玉老龙丢出去,脸上带着惊骇之色:“口吐人言谓之妖,你,你是妖兽!”
    看不出来这贵公子还很有见识。
    没有人能血契一只妖兽,这时候贵公子也反应过来了,刚才那人和他说的话并非认怂,而是实话实说,这墨玉龙的确不是对方的兽宠。
    如此一来,那自己用断血兽符自然就一点用处都没有,更无法借用符篆的力量,以血契之力压制兽宠让其听话。
    “失算了!”贵公子心中跳出一个念头。
    不过他在天璇王城之内也算是一个人物,什么场面都见过,此刻他已经没有了再带走墨玉龙的念头。
    玉龙兽宠是好东西,但玉龙妖兽就不是了。
    妖兽无法被血契,那本身就没有了价值。
    此外对面那人能让一只妖兽老老实实跟在身边,已经摆明了实力。
    这贵公子是一个生意人,讲究的是利益,如果没有利益的事情,他肯定是没兴趣也不会去做。
    在他眼里,面前这几个人已经没有了价值,没有价值,就没有利益。
    当下他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这时候顾孟仲抬手一指,手中墨剑瞬息飞去,显然对方用卑鄙手段夺人兽宠又说走就走惹恼了顾孟仲。
    “本公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又能拦得住?”那贵公子冷笑一声,居然是空手一荡,以一种巧劲和角度将墨兽剑挡了回去。
    动作潇洒,之后迈步就走,身形变化,几下就没入人群。
    他一走,其他几个碰瓷的人和那光头掌柜也是各自散开,顾孟仲还想追,林尽伸手拦住。
    “顾大师,你不是说人在他乡为异客,强龙不压地头蛇么,别追了。”

章节目录

猛兽博物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暗黑茄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黑茄子并收藏猛兽博物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