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藏经阁 作者:汉宝

    移动藏经阁 作者:汉宝

    几天下来,姚丛每天都要出十几个人份量的食物,开始的时候,姚丛还能瞒得住,可是渐渐的,她父亲也发现了这件事。,

    唯一让她欣慰的是,她怎么吃也吃不胖,而她的肚子就跟无底洞一样,不管吃多少东西,都不会胀。

    其实,相对来说,这点变化对她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毕竟她的家境不差。

    还有就是现在有一种店叫做……自助餐厅!

    只是,姚书记却不怎么安心,看着每天自己女儿吃那么多东西,他看着都怕,如果只是吃这么多东西倒也没什么,要是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没清理干净,那就真的是后患无穷了。

    “老何啊,我是姚树。”姚书记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再找白晨帮忙看看。

    不过因为那天白晨走的时候,说的很清楚了,所以他不敢直接联系白晨,而是先让仇鹤和何伟生探探底。

    “老姚,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来电话?”

    “没什么事,就是闲暇里,跟你打个招呼。”姚书记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听说小姚出院了,她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

    “还好……”姚书记迟疑了一下,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老姚,我听你的口气,怎么不对啊,是不是还有什么后遗症?”

    “是……是有点后遗症。”

    “怎么回事?那个白老师没给处理清楚?”

    “也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女儿醒来后。就食量大增。每天吃十几个人份量的食物。你说她一个小姑娘,要是正常的话,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食粮。”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是想找那位白老师再看看,可是我又担心……”

    “其实这事也简单,你不敢请他过来,不会主动带小姚过去找他吗,反正看看也不是什么事。”

    “对对对,你说的对。我怎么就没想到。”姚书记立刻拍了拍脑袋:“不说了,我这就带我女儿过去。”

    “而且到时候你那外甥也在场,白老师也不好推辞。”

    “还是你这老狐狸想法多。”姚书记大喜过望,放下电话后,姚书记就去了客厅,就见到姚丛正窝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零食。

    姚书记一阵苦恼,自从知道自己怎么也吃不胖后,自己女儿就更没节制了。完全就敞开了胃口,来者不拒。

    “女儿。跟我去个地方。”

    “去什么地方?”

    “去县一中,小毅的那学校。”

    “去那做什么?”姚丛有些不情愿,她怕去了那吃不饱,又不愿意被人知道她大胃口。

    “少废话,快点收拾一下。”姚丛催促道。

    “好了好了,就来。”姚丛开始收拾桌上的零食,打算车上继续吃。

    “我是让你收拾一下自己,你出门不换身衣服,稍微化妆一下吗?哪里有姑娘像你这样,出门是收拾零食的,我的天哪,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又不是去相亲,化妆什么。”姚丛翻了翻白眼,理所当然的说道。

    一路上,姚丛还在不断的吃,不断的进食。

    可是,车开一半,姚丛突然打开车窗,用力的嗅了嗅。

    “好香……老张,往那条小路开进去。”姚丛突然要求司机进小路。

    “你又要干什么?”姚书记看着。

    “我闻到里面有好吃的东西。”

    姚书记已经哭笑不得了:“你这一路上吃吃喝喝还不够啊,而且这地方能有什么好吃的。”

    “我不管,我就是想吃,好香……太香了。”姚丛仿佛要沉醉了。

    车子在崎岖不平的小路上行使,不多时,车子听在一片菜园前。

    姚丛立刻就冲下车,摘了一颗不知道什么瓜,一口咬进去:“呼……好香,好吃。”

    三下五除二,姚丛就吃掉了一个拳头大的瓜。

    姚丛纲要再摘一颗,突然又嗅到了更加让她心动的气味。

    姚丛顺着那气味,走了几步,也不知道怎么绕就绕到了前方小平房的院子里,只见院子里种着一种瓜果,挂在院子上方的木网上,那瓜果是紫色的。

    “女儿,不要乱来,这是人家的家里。”姚书记跟了进来。

    “没事,采摘一两颗没大事。”姚丛忍不住摘下一颗紫色的瓜果,咬了一口,立刻感觉无穷的满足感,她从未吃过如此好吃的东西,仿佛全天下的美味加在一起,也没这么好吃。

    “好吃……太好吃了,爸,这是什么瓜?这么好吃,我以前都不知道这种东西。”

    姚丛又是一阵狼吞虎咽,把一整颗紫瓜吃个干净。

    “呼……饱了……”姚丛摸了摸肚子,说不出的满足。

    姚书记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要知道,几天来,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自己女儿说饱了。

    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自己的女儿居然说饱了。

    “不会,来这就吃了两个瓜,你就能吃饱?”

    “是啊,我也纳闷,这前后就吃了两个瓜,怎么就饱了?不过好像是吃了这个紫瓜才饱的。”

    突然,一个老汉冲了进来,手握着木棍,满脸怒色的盯着姚丛和姚书记:“你们干什么!你们居然偷东西。”

    “老乡,别误会……别误会,我们不是小偷。”姚书记连忙解释起来。

    “你们还说不是小偷,这紫菱瓜一共九个,如今少了一个,你们快把紫菱瓜还给我。”

    “吃了,老乡,不就一个瓜吗,我们赔你就是了。”

    “赔?你们拿什么赔啊。那是我孙女的老师种这的。除了我孙女老师之外。没有人能动这瓜,谁也不能。”老汉愤怒的说道:“我不管,你们今天要是不把紫菱瓜还给我,我就报警!报警抓你们。”

    “老乡,不至于,不就一个瓜吗,你要多少钱,赔给你就是了。”姚丛显然没是没太放心上。

    “我孙女老师交代过。这紫菱瓜放到市面上,一个价值千万,是无价之宝,你们赔得起吗?”

    “老乡,你这就过分了,不就一个破瓜吗?要不要这样啊,价值千万,你也敢说出口。”

    “你们以为我在敲诈?我告诉你,老头我不稀罕干那种事,可是这紫菱瓜就是我孙女的老师种这的。白老师还千叮万嘱,说外面的瓜果随便我吃。不过这紫菱瓜普通人吃了,绝对要撑破肚子,千万不能吃,你们以为我唬你们是不是?白老师说的话,那肯定是没错的。”

    “你看我吃了一个,不还好好的吗。”姚丛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感觉自己的肚子有点小胀。

    “等等……白老师?是不是县一中高一七班的白老师?”姚书记的脸色微微一变,连忙慌乱的问道。

    “你也知道我们白老师?”

    “这是白老师种的瓜?”

    “废话,不然老头我和你们计较什么,这东西是无价宝,就算是外面的那些瓜果蔬菜,放到市场上,每个少说也是几千块钱,而这紫菱瓜,我们白老师说,这东西不是给普通人吃的,以后我孙女的同学要吃,那也是全班人分一个。”

    “爸,这老头说的这么玄乎,那白老师也太能掰了?”

    “你说什么?”老汉立刻怒了,大喝叫道。

    “住口。”姚书记的脸色也是非常的凝重:“少乱扯,我这次带你过来,就是去见那个白老师的。”

    “什么啊?老爸,你不会真是带我过来相亲的?”

    “啊……你是来和白老师相亲的吗?”老汉的表情凝固了,错愕的看着姚丛。

    然后再从上到下的看了眼姚丛,满脸尴尬的说道:“误会误会,既然是白老师对象,那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没事没事。”

    “你胡说什么啊。”这次轮到姚丛怒了。

    老汉又接着说道:“不过姑娘,这紫菱瓜是真的不能乱吃,上次也不知道哪里冒出一条五米多长的大蟒蛇,吞了一个紫菱瓜,结果没跑出这院子就死了,我看那条大蟒蛇肚子里就跟吞了一头水牛一样大的吓人,结果刨开那大蟒蛇的肚子,就只发现了一个都没来得及消化的紫菱瓜。”

    “老乡,这紫菱瓜不是给人吃的,那是给什么吃的?”

    “我们白老师说,这玩意是用来入药的,人吃了多活十几年都没问题。”

    姚书记忍不住看了眼自己女儿的肚子:“女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姚丛打了个嗝,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那股胀气的感觉越来越强。

    “爸,我有点胀。”姚丛小声的说道。

    “你真把那紫菱瓜给吃了?”老汉立刻慌了,如果和那条大蟒蛇一样,真会出人命的。

    “吃了就吃了,那还能怎么办。”

    “糟了糟了,这次真的糟了。”姚书记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了,原本计划的好好的,怎么知道,自己女儿突然发神经一样跑这来,还吃了一个如此贵重的什么紫菱瓜,吃也就吃了,偏偏还是会吃出人命的东西。

    “爸……我……我肚子痛……”姚丛一屁股坐到地上,肚子已经有些小鼓。

    老汉不敢再等下去,立刻拿出电话:“喂,白老师,是我啊,有个女的吃了你的那个紫菱瓜,你快过来,不然要出人命了啊。”

    老汉对着电话,一直的点头:“好……好……我知道了。”

    “怎么样?白老师怎么说?”

    “白老师说他立刻赶过来,不过怕这时候出事,让我给她灌水。”

    “我女儿都胀这样了,还灌水?”

    “我也不知道,白老师说的话,我听不懂,说是稀释紫菱瓜的灵气,这样可以暂时拖延时间。”

    “好好,这里有水井吗?”

    姚书记也不敢怠慢,跟着老汉就去打水,两人各自提了两大桶井水进来。

    “女儿,喝……使劲喝。”

    姚丛很勉强的喝着水,果然是感觉撑胀缓解了一些。

    不过只要她一停止,肿胀感觉立刻又回来了。

    姚丛只能拼命的喝水,过了十几分钟,就见到一个人冲进来。

    白晨一看姚书记和姚丛,脸色一凝:“怎么是你们?”

    “白老师,您来了就好了,快看看我女儿现在什么情况。”

    白晨看了眼肚子已经跟怀胎五月的姚丛,一阵气急,又是一阵苦笑:“老李,你出去一下。”

    “嗯,白老师,这姑娘看起来是个好姑娘,配得上你。”

    “老李,你别在这乱扯,快出去。”白晨把李老头赶出去。

    “白老师,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是不知道这东西是您的。”姚书记解释着,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我这可是玄天圣品,你们**凡胎也敢吃这东西,也不怕吃死人。”白晨气的直摇头。

    “什么玄天圣品?说的这么玄乎的。”

    “就跟西游记里那个人参果一个级别。”白晨没好气的瞪了眼姚丛。

    “就这东西还跟人参果一个级别,你蒙谁啊你?”

    “白老师,多少钱我们都赔,您快救救我女儿。”

    白晨看着姚丛:“咦,那只饕餮居然流了血气在她身上。”

    “白老师,我女儿是不是还有其他的问题?”

    “没多大的事,算是她的福缘,那饕餮估计早料到在劫难逃,就给自己留了个血脉,把你女儿变成半饕餮血脉了。”

    “不会,我女儿近来胃口大增,她不会变成妖怪?”

    “你乱想什么呢,这世上多的是上古血脉,这又不是什么稀罕事,顶多就多一些和常人不一样的习惯或者本能,多大点事啊,反正你家也不是没钱,吃也吃不垮你家。”(未完待续。。)

    PO18  .po18.de

章节目录

移动藏经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汉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汉宝并收藏移动藏经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