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枭 作者:寂寞读南华

    天色有些阴郁,这样的天气最是让人觉得心中烦闷,外面的蝉噪喧嚣,闹市人流滚滚,最是热闹的所在。

    福运楼的上房,收拾得最是体面,屋子里纤尘不染,有两个青衣少女煮茶焚香,上官婉儿穿着便服,手中握着折扇,化身翩翩佳公子。

    茶香四溢,上官婉儿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茶,眉头微微皱起,忍不住道:“这么说来这个岳四郎还不是一个窝囊废?他还颇有算计用心?”

    上官婉儿这一问,才看清他对面坐着一个老者,看此人面容清癯,正是县衙师爷陈杰呢!

    陈杰弯着腰,毕恭毕敬的拱手道:“姑娘,奴才直言,岳四郎此人绝对非等闲之辈!洛阳令是个很难的差事,寻常人可干不好。但是岳四郎来洛阳只是区区月余,其便施展手腕,硬是让洛阳气象一新,百姓争相称赞,毫不夸张的说,很多人已经忘记了他蹴鞠郎的出身!不得不说,老朽对其也是刮目相看呢!”

    陈杰小心翼翼的斟酌,他自称奴才,自然是上官婉儿暗中培养提携的忠诚可靠之人。上官婉儿将其安排在洛阳县,其原因当然是冲着岳峰去的。

    不管怎么样,不管上官婉儿心中怎么想,或者说愿意与否,她和岳四郎之间的婚约是铁定的!这是陛下的金口玉言,虽然婚期暂时没有定,但是上官婉儿这辈子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上官婉儿是个女人,也是个强人,女人的心思很感性,所以她对这一门婚事很抵触,因为她觉得自己厌恶岳峰。可是强人的心思又很理性,当上官婉儿感性过后再仔细思忖,她便有了陈杰的安排。

    从陈杰口中描绘出的岳峰和她想象的相差十分遥远,岳峰一个靠蹴鞠上位的投机者,其竟然老谋深算,在洛阳令上游刃有余?这着实太不可思议!

    “这样吧,你把最近洛阳县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给我说一说,我听一听!”上官婉儿道。

    陈杰道:“老奴愿意给小姐说,只是这些事情说来话长,只怕……”

    上官婉儿冷冷的道:“我今天出宫有五个时辰的闲暇,够不够?”

    “够了,足够了!不需要五个时辰,老奴慢慢给小姐道来!”陈杰忙道,他的语气中明显带有高兴的情绪,在他看来,上官婉儿抵触武则天的旨意是毫无意义的!武则天既然赐婚了,上官婉儿就应该选择接受,她想的应该是如何最快的让岳四郎不再平凡普通,最好岳峰能慢慢的成长为武周的肱骨之臣,到了那一步,那才是皆大欢喜呢!

    因而上官婉儿今天主动要打听岳峰的事情,陈杰打心眼里是高兴的,当即他便把岳峰到洛阳之后所行的事情,事无巨细都给上官婉儿叙说了一遍,他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当然,关键的地方他有美化和夸大,把岳峰的事情说得十分有传奇性,上官婉儿听在耳中,忍不住想,岳峰这般厉害,当初为什么还要靠投机取巧上位?他完全有能力,有本事嘛!

    一念及此,她冷冷的道:“好了,陈杰,我是听出来了,你说的这些真是把姓岳的描绘成了神人一般,倘若他真有这等本事,嘿嘿,他何必要走邪门歪道上位?

    还有,其才学本领我也亲自领教过,那山下一群鹅的歪诗,谁人不知晓?”

    陈杰摇头道:“小姐,有句话我挨您的骂也要讲,根据老奴的观察,岳四郎此人所图不小,肯定有其心机和谋算,而且其人并不是外在表现的那么简单,一个简单的人绝对不会这么厉害,不会这么有城府。

    另外,至于其才学那‘山下一群鹅’的歪诗,小姐就一定能确定那是他的真实才学?他就没有刻意藏拙的可能性?

    当时的情况,他得罪您那是万万不智的举动,他能通过‘山下一群鹅’的歪诗,污自己的名声,从而化解小姐对他的敌意,在老奴看来其用心不可谓不深,小姐您说是不是?”

    上官婉儿愣了愣,一时竟然哑口无言,上官婉儿是聪明绝顶之人,只是她自己困在局中,有时候对某些事情的看法难免受到限制。

    现在陈杰以旁观者的角度把某些事情说出来,上官婉儿再一思忖还真是极有道理呢!一时他还能说什么?

    可是她心中终究还是不信岳峰有这等谋算,而她的心情却又潜移默化间变得复杂了。她很想当面和岳峰见个面,当面问问他一些事情,可是她想想自己之前登门的尴尬,她又鼓不起勇气来。

    陈杰道:“小姐,您瞧瞧岳四郎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他巧妙的运用了魏元忠这个人!对魏元忠来说,他要咸鱼翻身必须要让武家内部斗起来,武承嗣和武三思之间成了死敌,魏元忠和武承嗣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反过来武三思恰好可以用他!

    魏元忠的本事武三思领教过,回头武三思要想斗过武承嗣,他能不启用魏元忠?”

    岳峰便利用这一点,将洛阳的事情搞得左右逢源,而且老奴看出来,他的意思似乎也是要把武家搞乱,搞成一锅粥。

    老奴有这个判断是因为这其中有个关键的人,此人便是侯思止,侯思止其人人品才学都不值一提,完全就是下流之徒。

    可是此人不要脸,胆子大,敢干事儿。更重要的是野心勃勃,其本来是来俊臣的人,现在却被岳峰调动投靠了武三思,酷吏出现了分裂,武家还能不分裂?

    对岳四郎来说武家分裂有什么好处呢?无疑,武家分裂对李唐有利,对太子和庐陵王有利啊,所以老奴断定岳四郎所图不小……“

    陈杰趁热打铁,抽丝剥茧的给上官婉儿分析,上官婉儿眉头一挑,心神剧震,她瞪大了美目,忍不住道:

    “陈杰,你是说岳四郎所图的事情赫然和李唐有关联?抑或是他……”

    陈杰压低声音道:“很早有一个传言,说岳四郎其实是狄国老暗中培养的人,现在看来,并非不可能啊……”

章节目录

唐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寂寞读南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读南华并收藏唐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