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打饭了。”结果关绍宽那个老不要脸的还屁颠颠地跟上,说什么县城饭馆,他还没去过,咱一起去。
    她不用脑子都想得出那老东西存了心想占便宜。这点小利,她也不跟那老东西一般见识,可恶心人啊。
    “周大娘没来?”
    刘翠香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所谓的周大娘应该就是那位护工老姐妹,她摇了摇头,“我让她回去了。”
    说着,她狠狠地剜了一眼老妹儿,“你娘有儿媳妇,哪用得了你请人照顾。这趟回来花了不少钱吧?”
    “应该的。”
    “啥应该不应该的,住在城里买根葱都要花钱。你俩孩子多大了?你小两口现在还不得赶紧快攒钱?”
    关有寿笑了笑,坐到了她身边。
    拉着他的手不放的刘翠香又拍了拍他的手,“你这孩子,唉……大姨都不知该咋说你,你说家里有这么多人,你赶回来干啥?”
    关有寿再次笑了笑。
    “别怪你娘。这人啊,越来越糊涂。还记得薛婆子不?她比你娘也大不了两岁,如今就糊涂得连自个拉出来的屎都抓了往嘴里塞。”
    关有寿再也笑不出来。他大姨这在点他勿忘亲娘,那又暗示与他娘曾经关系最好的薛婆子疯了,这是何意?
    咱说话不带这么模棱两可的。
    叶大贵回来的不慢,回来时他的老伴还拉着外甥的手在念念叨叨地起他小姨子是如何一把屎一把尿带大儿子。
    关有寿也算听了一肚子他娘的不容易,但怪得了他大姨?毕竟那是她的嫡亲妹子,说着说着立场就变了,他能理解。
    但他娘再不容易?
    有谁比他还不容易?何况,别以为不记得幼年之事,他自幼就比别人记事早,他娘当初对他确定比上面两个儿子好。
    这点毫无质疑。当时抛去他生父能不能实现他娘夙愿的原因之外,毕竟他是跟着他娘奶大的胡家三小少爷长大。
    但要说一把屎一把尿带大他,那就夸张了。不用他去推测,可想而知,胡家大爷都不敢过于苛待他母子二人。
    至于后来为何他被小丫头冤枉挨了一顿板子?那是当时满府上下,唯有胡家二爷的大儿子需要奶娘。
    这人也就是他娘奶大的三小少爷。当时为了保密,更为了安全起见,胡家大爷私底下把他娘俩安排到侄儿身边。
    后来不是主子“查清”他的清白,特此补了一笔钱?真当胡家会为了区区一个小奴才大费周折?
    左不过是当时回府的胡家大爷闻讯给他出头罢了,从那以后就连三小少爷上学堂,可不就连他都能跟在身边。
    这才让他“有幸”结识了先生。一切早已在他生父的计划中,他娘何来的一把屎一把尿带大他,是他懂事后保护他娘还差不多。
    但这些话,关有寿懒得说出口。说一千道一万,说来说去,在他大姨的眼中,他先是妹妹的的儿子,接着才是外甥。
    孰轻孰重?
    可想而知。
    是人都有私心,她有,他关有寿也有。能理解,不自辩,但不代表着她的这翻话就能入得了他的心。
    听多了,腻烦。
    此刻关有寿见叶大贵进来,喜得他赶紧站起来相迎。至于随后进来的关绍宽?关有寿自动忽视。
    “你说你咋也来了?我就怕你和我大姨得知我娘住院赶过来。下火车那天,我还特意必开兴旺,早知道当时就去见你们二老。”
    叶大贵一见到关有寿就满脸笑容,喜得跟见了宝似的。“你还甭说,就这事,我正要找你算账,你说你都到家门口了,咋都不打一声招呼?”
    “是我错了。”关有寿果断认错,摸了摸他胳膊上棉衣的厚度,满意点头。他姨家这仨表兄弟还是蛮孝顺的。
    “这是打包回来的饭菜?姨父,你是想我羞愧死啊。快放这里,咱们出去吃。大姨,走吧,外甥这就请你们二老去搓一顿。”
    刘翠香接过老伴递来的饭盒,好笑地瞪了一眼外甥,“刚让你省点,你又来了。在哪而不是吃,快陪你姨父坐下。”
    关绍宽撇了撇嘴,暗暗白了一眼说得起劲的三人,似乎这还不解恨,沉声问道,“咋你一个人来,老四他们仨呢?”
    关有寿置若罔闻,推着叶大贵入坐到一旁空病床上,又是拎热水瓶又是倒开水的,还边问着二老进来身子骨可好。
    关大娘终于睁开了眼,目光凝聚在三儿子身上,随着他走动而转动。片刻之后,她叹了口气,“三儿~”
    刘翠香推了推关有寿,“你娘喊你。”
    关有寿很是自然地转过身,“咋了?哦,我媳妇和孩子啊?本来他们要来,结果三顺哥实在热情。
    他家连晚饭都准备好了,两口子拽也拽着我们过去,我实在没法子就让我媳妇带上孩子代表我去。”
    说着,他又转头看向叶大贵,“姨父,今晚咱们就回屯子住,孩子们一个个的可说了让我务必请你和我大姨回去。”
    “好好好。”
    关有寿知道他姨父为人不善言辞,何况总得先让他姨父老俩口先吃上热饭,他走到了关大娘病床前的一侧身边入座。
    这张病床的另一侧则坐着关绍宽,关有寿瞟了眼对方,低头看向他老娘,“渴了?是不是要喝水?”
    关大娘枕着枕头的脑袋摇了摇,“娘想回家了。”
    “行,叶医生说了你现在问题不大,可以回家静养。我明儿就安排你出院,等要拆石膏了再来复查一次。”
    “你事情办完了没?”
    言外之意在指责他回来也没陪她?关有寿笑了笑,懒得辩解不是他不待在病房,而是相见不如不见。
    他每天都有过来,可过来干啥?除了第一天陪着老娘好好说了一会儿话,接下来只要他来,那几个就来。
    既然她心想的,惦记的,他们一个个都来了,他这个只需要给钱给物的儿子又有什么地方值得她表演母子情深。
    关绍宽重重哼了一声,斜倪着隔了一张病床另一侧的关有寿,“就你瞎好心,人家翅膀硬了,可不待见你个老婆子。”
    不远处的刘翠香猛的一下子抬头看向关绍宽。

章节目录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红烧豆腐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烧豆腐干并收藏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