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请自重 作者:姬叉

    观寂收回钵盂,之前挡了钵盂的龙升腾而起,想要腾空飞走,却似被孟轻影烙印在身,脱离不远。

    观寂低头看了看钵盂,微一皱眉。他的法宝竟然被这条虚龙差点撞出了裂痕……

    万象森罗的奇怪傀儡术,这种根本不是实物的意象,为什么能真搞得跟真龙一般,大欢喜寺理解不能。他从来就没打算过跟孟轻影争夺这气运之龙,因为给他也没用,双方各取所需便是。

    之所以偷袭孟轻影,不过是为了她的人罢了。

    他大欢喜寺所图,其实是需要孟轻影把这气运取走,才能完成窃国之举的,这是交易基础。所以在此之前,他只是借着孟轻影有所求而勒索,并不敢真正翻脸对付她,导致一直僵持不下。

    直到前几天郑云逸来访,给他揭开了一层雾,让他忽然意识到,对付孟轻影的最好时机根本不是借着她想入宝库而勒索。恰恰相反,应该敞开了让她入宝库,取得气运之龙完事。他大欢喜寺所图在此时就已经完成了,而孟轻影却必然还有短暂的消化时间,这才是最恰当的时机。

    一语惊醒梦中人。

    孟轻影和秦弈都以为他们可能在宝库里布置了什么陷阱对付她,根本不是。宝库里的布置,那是对付秦弈的而已,对付孟轻影的时机本来就在她取龙之后。

    这一点,孟轻影和秦弈事先都没有想到。

    当然,孟轻影看见观寂现身的一刹那也明白了,她任何时候也没有失去防范,可惜没想过还有旁人参与。

    无论如何,这个算计是成了,孟轻影带伤遁走,肯定跑不远,她的气机一直没有脱离观寂的追索。

    观寂果断追进了观星台的废墟之下,没有搭理上方的郑云逸。

    他虽然挺佩服郑云逸算得清楚,给他揭开了迷雾,但打心眼里并不太看得起。为了对付同门,暗搓搓的勾结同门的外敌,这魑魅魍魉之举就是在魔道都让人觉得挺没品。魔道同门虽然也并不团结,也会互相坑害,但很少去破坏同门的任务,任务往往关系到宗门大事,如果这都能乱来,魔道宗门也早散伙了,真是不知轻重。

    嗯,如今他知道秦弈是为任务而来,不是私仇了。郑云逸告诉他的。

    郑云逸好像看得出他在想什么,目送他消失在废墟里,自己没跟进去,嘴角却弯起了一抹笑意。目光又往上看,凝注在那条气运之龙上,饶有兴致地打量。

    观寂已然追进了地底。

    此时才发现这观星台底部是一个地宫……灵虚一直与他作对,他确实不知道灵虚大本营底下的猫腻,但这不重要……以腾云六层的修士神识之强,在这么点区区范围搜索到孟轻影的踪迹太过容易。

    孟轻影也没走远,事实上从她破入地底到观寂追下来,也就是观寂召回一个钵盂的时间而已,一息都不到,她带着伤能走哪去?

    何况这地宫还有阵法,更是阻碍了她的行动。

    虽然阵法的档次不算高……

    “轰!”火焰冲起,孟轻影人都已经到了数丈之外了。她转头看着廊道一片火海,忽然伸手一按。

    火焰映照四周,影影绰绰无数影子都奇怪地微微凸起,如同有了生命。

    孟轻影头也不回地继续跑,观寂已经出现在火阵之后,狞笑着越火而来。

    “嗖嗖嗖!”各处奇怪的影子从四面八方如网缠绕,生生把在观寂困在了火海上空。

    观寂浑身爆出金光,硬将影子震散,再往前看时,孟轻影已经拐过廊道拐角不见了。

    他心中也有几分佩服,他近千岁了,这女人大概也就刚满二十?可真的足堪敌手,无论是修行还是临敌冷静的心智。

    若没有被郑云逸偷袭,自己真的拿不下她。

    但越是如此,越坚定了他一定要把这女人做炉鼎的念头。

    有这样的炉鼎,何愁晖阳不至!

    那边孟轻影刚过拐角,就立刻在地上刻了一个简易小阵,又拔下一根发丝置于阵心。做完这些刚要跑路,身后忽然伸出一只大手,将她拉到墙壁的微凹处。

    孟轻影一惊,自己居然感应不到有人埋伏?下意识转头就是一击,却愣住了,那暗影凝在手中却没轰出去。

    怎么会是秦弈?

    秦弈神色严肃地做了个“嘘”的手势,双手举起狼牙棒静静地等。

    观寂已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他的神色也极为惊异,因为这一瞬间他居然失去了孟轻影的感应。这不应该啊,孟轻影的影遁之术还是利用暗影,还是脱不开施法或神念的窠臼,不可能躲得过他高了好几层的修行探索,这是什么情况?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天上轰然罩下一个大钟,钟内粉色气体缭绕。

    观寂差点没气吐血,这是他赐给慈慧对付秦弈的缠绵钟,居然出现在这里,反过来对付自己!

    完全是本能的反应,观寂伸手向上一推,神念直接探入钟内,想要把它收回来。

    正在此时,狼牙棒忽然出现,带着狂暴的罡气,冲着他的脑袋劈头盖脸地敲了下去,而一道更为激烈恐怖的暗影之息也在同时重重冲向他的心口!

    钵盂再现,挡住了狼牙棒。而掌心佛光呈万字型与暗影交击,“轰”地一震,整条廊道直接坍塌。

    这凡人地宫,哪怕有些阵法加持,也根本受不起他们这种交击的余波之震。

    就这么分神处理之时,地面不知何时弹起了一根头发,缠在了他的脚踝上。甫一缠绕就消失不见,而脚踝骨头里一阵一阵的剧痛来回收缩抽搐,好像有什么贴附在骨头里来回拉丝一样,痛苦至极。

    森罗鬼狱,跗骨之蛆。

    孟轻影可不是任他摆布的小白花,手段之多变与残忍根本不逊他分毫。

    而此时还多了个秦弈!

    蓄势已久的一棒被钵盂挡了个结实,他立刻就是一脚踹了过去,武修近身打法修不靠这个靠啥?

    被四处埋伏各种夹击的观寂终于没能避开这一脚,被秦弈踹了个结实。

    但也及时法力外放,形成了一个金光护体,秦弈这脚没造成什么伤害,只是将他踹退了好几步。

    “砰!”观寂撞在墙上,墙上立刻“突突突”地穿出了一从矛刺,刺在他的金光罩上,尽数折断,没造成什么伤害。

    秦弈皱了皱眉,这地宫的各项机关阵法威力,或许对琴心修士效果不错,对腾云修士而言威力就真不够了……看来不能太指望。

    包括他自己的输出好像也不够了。

    这电光火石间的一波攻势,最终造成伤害的还是孟轻影预伏的暗影大招跗骨之蛆。

    可孟轻影此时神色苍白,本应配合秦弈的攻击再来一轮的,却没有动静,反而有细细的汗水在额头隐现。

    “你受了伤?……毒?”

    有一种奇特的毒气,在破坏孟轻影的法力流转,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而且因为释放大招,更牵动了体内毒素的肆虐,加深了效果。

    这下糟了……秦弈不知道上方对战情况,本来以为是配合孟轻影打个埋伏,这么看来孟轻影其实已经半废?

    观寂站直身子,呵呵地笑了起来:“打得不错,不愧是万象森罗与万道仙宫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但也到此为止了。秦弈,你就看着本座怎么在你面前炮制你的女人吧!”

章节目录

仙子请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姬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姬叉并收藏仙子请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