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礼监 作者:傲骨铁心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殿下需要借钱么?

    而背后是谁的主意,王安也猜得到。

    至于李永贞是如何从写字太监一跃而为东厂内档,他王公公也知道原因。

    所以,在他眼里,李永贞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一个没有人格一昧巴结后晋之人的无耻之徒。甚至于这件事很可能就是对方出的主意,那么,他自是不会顾念什么同窗之谊。

    在外朝,这同年同窗之谊倒是十分重要,是一大人脉。可在内廷,这同窗代表的却是竞争关系。

    要么你上,要么我上,彼此没有调和。

    毕竟,外朝斗争失败还能放到地方去,或者致仕还乡,可内廷却没这个退路。

    一旦斗争失势,要么是净军,要么是种菜,要么是守陵,命不好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弄死。

    事实,王安猜到了一半。

    李永贞是投靠了魏良臣,但绝不是他想的那样一昧巴结跪舔,毫无廉耻的奉承,而是凭他自己的本事得了魏良臣的看中,这才帮他在皇爷那里说了几句好话,谋来了这个东厂内档的职司。

    不过,便是真如他王安所猜想,又如何?

    他王公公能有今日,靠的还不是巴结东林党么?

    如果不是东林党看中他,倾尽资源帮他在内廷晋升,他王安又凭什么能步步青云,有今日的地位。

    内廷外廷从来不是独立的,内廷可以操纵外廷的人事,外廷何尝不干涉内廷呢。

    充其量,五十步笑一百步而矣。

    王安盛气凌人的架势也激怒了李永贞,他摇了摇头:“王公公稍安勿燥,魏朝是叫我东厂拿了,不过他犯了事,也不是说放就放的。”

    “胡说,魏朝乃我东宫之人,平日素在东宫办差,能犯什么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速将人交还咱,咱不与你计较。”王安斥道,他有这个资格训斥李永贞,甚至是那个躲在幕后的魏家子。

    “是否犯事,不是王公公说了算的。”李永贞的样子不卑不亢。

    王安滞了下,拂袖怒喝:“咱家就问你一句,放还是不放!…倘若不放,咱这便去问问老祖宗,这东厂是不是不把咱们东宫放在眼里了!”

    老祖宗自是指司礼掌印太监孙暹了,此人和东林党甚近。

    李永贞却笑了起来,道:“区区小事,何必惊动老祖宗。”然后转身朝跟在后面的一个番子低语几句,那番子立时闪进门内。

    王安见状,知对方也怕惊动掌印。眼下要紧的是把魏朝先带回去,至于如何算这笔账,他王公公倒有的是耐心。

    不一会,魏朝被押了出来,披头散发的,见着外面的王安,顿时嚎丧起来:“干爹救我,干爹救我!”

    看样子,明显是被打过,说不定还上了刑。

    “扶他过来。”

    王安沉着脸吩咐左右。

    立时,随王安一起来的东宫太监惠进皋、王裕民、杨公春等人忙上前扶住魏朝,将他带到王安面前。

    离的近了,王安看的仔细,这才发现魏朝是真的受了大苦头。双手明显有被枷过的迹象,脸上也是青红暴起,再看后背,衣服都被打烂了,一道道血口子清楚可见。

    “东厂安敢用私刑!”王安脸黑如炭,魏朝的伤势让他看着都心疼。

    “疑犯嘴硬,不上刑的话,如何能招供。”李永贞一脸平静。

    “干爹,孩儿不曾犯事,都是他们陷害孩儿…”魏朝哆嗦着为自己喊冤。

    王安猛的抬手止住魏朝的叫喊,缓步向前走到李永贞面前,沉声道:“魏朝究竟犯了何事?”

    “尚未审出。”

    李永贞微微一笑,“不过既然王公公来要人了,这面子肯定要给,人可以由公公先带回去。”

    “这笔账咱家记下了。”

    王安微哼一声,转身便要走。

    “王公公,”

    李永贞却叫住他,“有人托我递句话给公公。”

    “说。”王安转过身。

    “别欺负老实人。”李永贞说了这么一句。

    王安听后,目光变得很是阴沉,几个呼吸后,他开口道:“那人在哪里,咱家要见他。”

    “王公公若要见的话,现在还能赶得及,他在东宫。”

    李永贞微笑看着王安。

    ……….

    东宫,小爷真是万分惊讶,同时也是万分惊喜,望着摆在桌上的礼单,真是越看越欢喜。

    单价值而言,这小魏公公嘴里说的不成敬意至少得有四五千两之多。

    这东西于其他的皇家国戚可能不放在眼里,他这太子却是看重的很,实是因为东宫太穷啊。穷到他这太子在外面多处借高利,穷到他那大伴不得不在宫外开几家店铺,好拿赚来的钱贴补东宫。

    “当初奴婢蒙皇爷钦点办这海事,却是一穷二白的很,幸得殿下买了奴婢三份债券,这份恩情奴婢一直记在心中,一直想着报答殿下可一直没机会,这次奴婢回京公办,想着殿下的恩情就特意过来拜访殿下了。”魏良臣很恭敬的看着朱常洛,对这位道友是发自骨子里的尊重。

    “你倒是有心了,难怪父皇会看重你。”

    朱常洛也是个会做人的,就这么一句既夸了魏良臣,也把他那父亲给捧了。至于那三份债券,他却是早就忘了,只记得在西李那收着。

    好像西李跟他说起过,寿宁那丫头曾来给付过一次红利,六百多两。当时他听着还很惊讶,没想这债券的红利这么高,早知道的话就多买一些了。不过转念一想,他就是真想多买也没钱买啊。

    “常听人说殿下这边生活朴素,奴婢现在看来,殿下这里何止是朴素啊,简直就是艰苦。”

    魏良臣说这话是因为屋中的摆设看起来的确很寒碜,跟太子的身份很不合。但仅仅是不合,跟外面比起来还是富贵的多。

    这话真是说到朱常洛的痛心处了,但却没法跟这个父皇宠信的太监讲,因为不管他怎么讲都不好。

    所以,只是轻笑一声道:“我素来喜朴素,不喜那些奢华之物,物件摆设而矣,但齐全便是,何必华而不实。”

    魏良臣点了点头,很是钦佩道:“殿下所言,让奴婢愧之不如啊。”稍顿,却话锋一转,“殿下手头若是紧张的话,奴婢这里倒是能借殿下一些。”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殿下需要借钱么?

章节目录

司礼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傲骨铁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傲骨铁心并收藏司礼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