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H) 作者:青石山居

    谁说我不ai你(剧情章)

    破茧(H) 作者:青石山居

    谁说我不ai你(剧情章)

    对于顾逸y这种天之骄子,白雨心八年前的转身离开实际就是在走出他的心里,他是喜欢白雨心,可他也拿得起放得下,白雨心走后,他确实痛苦过,但顾少历来懂得如何掌控情绪,他不再想任何关于白雨心的事,人前依旧是那个冷贵深沉的总裁,做事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

    后来白雨心回a市,顾逸y对她照顾的原因,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其实只是源于顾少那骄傲的自尊。昔日他追着跑的nv人如今却只能柔弱乖巧地依靠他,这极大满足了他的男子主义,让顾逸y觉得很受用。

    再者,白雨心毕竟是顾逸y喜欢过的nv人,现在日子过成这样,顾逸y实在做不到太绝情,反正顾少钱多的是,帮她也没什么损失。只是慢慢地,顾逸y发觉白雨心似乎有要挽回他的心思,顾逸y觉得很有趣,他突然想让白雨心也尝尝他曾经感受过的,求而不得的痛。

    ****

    顾逸y走了,偌大的别墅灯火通明,只剩白雨心一人,她像傻了似的瘫坐在地上,眸没有任何焦距。

    顾逸y匆匆赶回医院,发现术灯还未熄灭,他松了口气,站在外面等了一会,术结束了,负责夏梦术的赵医生率先走出来,他摘下口罩,对顾逸y说道:“引产术很成功,大人还在昏迷,大概明天就会清醒。”

    “恩。”顾逸y涩涩地开口。

    顾逸y失魂落魄地往夏梦病房走,旁边j个刚从术室出来的见习护士在小声地窃窃s语:“天呐,好残忍,孩子都在母t里成型了。”

    “谁说不是呢,而且是个可ai的男孩,唉,真可惜……”

    见习护士走远了,顾逸y却停在原地没有动,他双握拳,脸上一p沉痛之se。

    ****

    第二天,天刚亮,夏梦悠悠转醒,入目一p刺眼的白,她用力眨了两下眼睛,卷翘如蝴蝶尾翼的睫ao颤了颤,漂亮的眼眸慢慢睁开。

    夏梦清醒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伸摸向小腹,那里已经变得平坦,夏梦眼里霎时出现数道裂痕。

    不等夏梦再做反应,小腹那里忽然传来清晰的刺痛。

    夏梦疼得将指甲抠进心,但她的面se却依然冷淡无比,总要有点什么来祭奠这份失去。夏梦闭上眼睛,泪水滚滚流下,像开了闸的洪水。

    夏梦全程没看顾逸y一眼,但顾逸y却是一直盯着她,视线未离开半分。

    顾少因整夜未睡,眼白泛起红血丝,嘴边冒出青茬儿,衣f皱巴巴的,整个人憔悴不堪,与平时的尊贵优雅相差甚远,可顾逸y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夏梦自醒来后的冷漠与忽视,他看得清楚。

    夏梦这次和以往不同,她没有吵也没有问,就连表情都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但顾逸y却头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g冷意,那是从人骨子里冒出来的。

    心凉了,骨和血自然不再温暖。

    顾逸y看着夏梦,叹息一声,起身上前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动作是从未有过的温柔,但夏梦的眼泪就像流不尽般,才擦完下一秒就又流了出来,顾逸y语气温柔又无奈:“梦梦,别哭,你刚刚小产,流眼泪对身t不好。”

    夏梦目光空洞,整个人安安静静。

    p刻后,她忽然冷淡地开口:“顾逸y,我们离婚吧。”

    顾逸y高大的身躯有瞬间的僵y,不过他很快就换上一抹淡笑:“梦梦,不要胡说,我知道你刚做完术一定是累了。”

    夏梦拧眉:“顾逸y,你这样有意思吗?”

    “梦梦,不要意气用事,除了离婚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顾逸y温声回道,但态度却是冷y强势的。

    夏梦一双眸子清清冷冷,唇角挑起讽刺地笑:“顾逸y,我真佩f你,昨天还在和情人恩ai,今天就在我面前装起深情来了,顾少的所作所为我真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

    “不管你信不信,我只说一次,我没有碰过她,昨晚的事是我一时大意被设计了。”顾逸y耐心地解释。

    夏梦却好似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被设计?呵,顾逸y你没有吗?你不会推开她吗?你敢说你没有背着我和她见面?你能不能别总自以为是地把别人当傻子糊弄。”

    “我不瞎,昨天晚上我看得清清楚楚,你分明就是一个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

    顾逸y想,如果他和夏梦说他推她了,只是没推开,夏梦一定不信。而他确实也见白雨心了,他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至于下半身的问题,他同样无从解答,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昨晚的yu望会来得那么快。

    因此,顾逸y看着夏梦,一时之间竟然词穷了。

    长久的沉默后,夏梦的脸se一寸寸冷下来,她嘲讽地扯起嘴角,侧过身背对顾逸y,这一动,小腹更疼了,在顾逸y看不见的角落,夏梦疼得脸se煞白,牙齿将唇瓣咬出血。

    夏梦闭上眼睛,就这样疼着睡着了。

    j个小时后,顾逸y终于发现夏梦的不对劲,立刻叫她:“梦梦,醒醒,你怎么流了这么多冷汗?梦梦?梦梦?”

    夏梦没有醒,毫无血se的小脸布满汗水,浸s了额边和鬓角的长发。

    顾逸y立即按了床铃,赵医生来了,经过检查,赵医生说夏梦子宫有轻微感染,可能是胎盘没有清理g净,必须马上进行清宫术。

    赵医生内心很忐忑,昨天他还和顾逸y说术很成功,今天病人就出问题了,他还真怕病人家属会告他。

    顾逸y那双寒眸冷冷地盯着他,虽没说话,但赵医生后背的衣f已经汗s了。

    事后,赵医生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他太不了解顾逸y,顾逸y可比他想象的要狠得多,只是当赵医生意识到什么时,他已经被医院炒鱿鱼,遣送回家了。

    ****

    夏梦做完清宫术后一直噩梦不断,一个看不清脸的孩子坐在地上伤心地哭,夏梦被他哭得心口绞痛,想抱抱他,但是孩子却突然跑远了,她怎么追都追不上。

    夏梦躺在床上挣扎,说着凌乱的梦话,哭花了脸蛋。

    “梦梦?梦梦?醒醒!”顾逸y轻柔地唤她。

    夏梦渐渐展开美眸,里面水光一p,蔓延着无尽的哀伤。

    顾逸y心疼地抚了抚她的秀发,低声开口:“梦梦,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孩子会再有的。”

    夏梦听完他的话,被热红的脸蛋开始慢慢变白,她低喃:“不会再有了,我要和你离婚。”

    听到夏梦再次提到离婚,顾逸y变了脸se,他僵y地回道:“离婚?夏梦,你想都不要想!”

    接着,他不容置喙地说道:“夏梦,不要再闹了,以后我会疼你宠你,你什么都不用管,乖乖给我生孩子就好,没有白雨心,只有我们两个人。”

    夏梦问他:“你不想离婚?”

    “不想。”顾逸y认真地说。

    “好,顾逸y,我给你一个会。”

    顾逸y大喜。

    “你能让我的孩子活过来,我就答应你不离婚。”夏梦说道。

    顾逸y凤眸里的欣喜瞬间没了,眸光变得暗淡无比,他沉痛道:“梦梦,孩子已经没有了。他,回不来了。”

    “所以我一定要和你离婚。”夏梦坚定地说。

    顾逸y凤眸看着夏梦,眼神复杂,她根本没给他会,这本身就是个死结。

    整洁的病房,顾逸y站着,夏梦躺着,两个人之间明明离得不远,却像隔着万水千山,顾逸y走不过去,而夏梦则不愿意过来。

    “顾逸y,还记得昨晚我和你说的话吗?”夏梦问道。

    顾逸y闻言,陷入了沉思,他当然记得,当时她说,如果孩子没了,就离婚吧。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在顾逸y心里砸出了不小的涟漪,它就像魔音似的,时常在他耳边响起,让他觉得十分头疼。

    顾逸y烦躁地拿出一颗烟,刚想点燃却又忽然想起什么,最后没点成,而是把烟夹在了指间。

    他微垂着头,情绪不明,接着,有冷冷的声音传来:“夏梦,你死了这条心吧,想和我离婚下辈子,这辈子绝对不行。”

    “如果你愿意重新开始,我们就好好过,不愿意……我们就纠缠到死。”

    夏梦一顿,然后崩溃地朝他大喊:“顾逸y,为什么?你都不ai我为什么不和我离婚!”

    顾逸y抬头,漆深的目光看向她,嘴里缓缓道:“谁说我不ai你。”

    山居:这章貌似只有下面一小部分是新章节,对指ing,这样,我晚上再m一章补偿大家,时间设在零点,大家可以明天早上看。

    谁说我不ai你(剧情章)

    -

    谁说我不ai你(剧情章)

    -

章节目录

破茧(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青石山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石山居并收藏破茧(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