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H) 作者:青石山居

    像低j的x奴(h)

    破茧(H) 作者:青石山居

    像低j的x奴(h)

    顾逸y喘着粗气,动作迅速地脱掉夏梦的k子,粗砺的指在花x里稍加拨弄,x口刚刚有点s润,就迫不及待地腰胯向前一挺,贯穿了她。

    他太急了,花x还没准备好,粗鲁地cha入使夏梦感到了疼痛,她当即皱眉低y道:“恩啊~~顾逸y~~好疼~轻点~~恩~啊~~”

    顾逸y俊脸上布满情c,胯下的动作凶猛且激烈,听了她的话,他嗓音低哑地启唇,语气一本正经,吐出的却是最不堪的字眼:“s货,摆出这么y荡的姿势不就是让我c的吗?还装什么,轻点能满足你?恩?”

    说罢,男人抬起大掌就在她的蜜t上扇了两巴掌,丰满的tr跟着颤了颤,夏梦疼得“嘶”了一声。

    顾逸y冷声命令道:“给我s点,l点!”语气是不容置喙的强势与霸道,一如他给别人的感觉。

    顾逸y没理会夏梦的求饶,因为她下面这张x他再清楚不过,是怎么c都c不烂的,这次他是有点x急了,但她也就开始的时候疼点,过后就爽了。

    男人挺腰往花x里大力chou送着,狰狞的y具不断撑开nv人的s处,一次比一次进得深,x器间的快速摩擦带来致命的s麻感,x道果不其然地s润了,自发地流出yy,润滑了甬道,使j合越发水到渠成,后来,水多得直接淌了一地。

    顾逸y意味不明地嗤笑一声,状硕的yu根推进又拔出,笔直的裆部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蜜t,如打桩般,沉稳有力,不多时,蜜t就被男人撞红了。

    这时,男人粗哑的嗓音突然响起:“哼,在外面装的跟圣洁的仙nv似的,其实就是个y荡的s货!在我胯下呻y的j人!都不知道被我c过多少次了!就知道装,就知道出去g引人,c死你!我c死你!”

    “呵呵,你那帮同事都要流口水了,但是也只能看着,看着他们眼高贵的nv神被我摁在墙上c!恩,真紧!爽!”

    夏梦撅趴在下面,眼里被欺负出泪。顾逸y不管不顾地继续挺胯chou送,rb尽根没入,再整根拔出。

    与此同时,随着他的动作,男人腰间散开的p带和西装k的k门也一直在刮着夏梦的tr,p带和金属k链对娇n的肌肤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雪白的tr很快就被磨得疼痛不已。

    夏梦不停地哭,顾逸y却没有多想,胯下依然毫不留情地捣弄,大箍着她的腰肢,凶猛choucha了百十来下,夏梦嘴里才终于换了腔调。

    她渐渐忘记疼痛,化身一个沉溺情yu的nv奴,只见这nv奴生得极好,面容娇艳,肌肤赛雪,身材劲爆,此刻,许是男人c得太狠了,她的眸光微微有些涣散,小嘴里发出一阵媚死人的y叫:“恩~~c太深了~~~不要~~呀~~呜呜慢点~嗯啊~~”

    顾逸y被她叫得下腹一紧,差点泄掉,他暗骂两句,之后又继续挺着y具大c大g。

    男人大摸上她的上衣,两下就除了下去,然后,大掌如愿以偿地覆在那两团n子上揉着,至此,夏梦身上再无一件遮蔽物。

    夏梦两处敏感部位都被男人掌控,yu仙yu死的感觉汹涌袭来,她娇媚地呻y道:“啊~~好舒f~呀~~恩啊~~好b~~恩~~啊~~”

    顾逸y绷着俊脸,上毫无章法,大力揉弄饱满的n子,只见那蜜se大掌在白n肌肤的衬托下显得黝黑发亮,黑白对比刺激着人的眼球。

    夏梦只觉得x前沉甸甸的东西又酸又胀,渴望被更粗暴的对待,她向前挺x,在他里蹭着,小嘴里叫道:“n子好酸呀~~用力点嘛~~恩啊~~”

    顾逸y笑骂:“荡f,酸了?恩?”

    “啧啧,这n子怕是又要长了,呵,我的小n牛,把n子挺起来,pg翘高点,马上就舒f了,乖。”

    夏梦浑浑噩噩地照做了,顾逸y立刻就入了进去,挺着rb强悍地大进大出,将花x搅得水r翻涌,而上面,由于n子尺寸巨大,大掌包裹不住,他便从下往上握着,然后再聚拢,雪白的rur从指缝挤出,直捏得美人嗷嗷直叫:“啊啊~~n子要爆了~~呜呜~~~呀~恩~啊~~恩啊~~舒f~~好b~~”

    此时,夏梦已完全堕身yu海,脑袋里什么都没有,只知道做ai,凹凸有致的身段媚骨天成地扭着,贪吃的花x吞咽着粗y的yu根,不知疲倦。

    高大挺拔的男人衣冠楚楚,只松了腰带,夏梦却全身赤l,高撅起pg,两相对比,顾逸y高高在上,而夏梦就像一个专供男人发泄的低j的x奴。

    顾逸y站在她身后,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她的下t,啪啪声混着咕唧声,清晰入耳,躁动的喘x,柔媚的呻y,场面y乱不堪。

    这次的时间明显比平时长了不少,夏梦被他摁在墙上c了近一个小时,顾逸y才终于满足地s给她,之后大松开,夏梦失去支撑,身子慢慢滑落在地,身下流出晶莹的yt,混合着浓稠的白浊。

    只见夏梦布满红晕的胴t上白斑点点,美丽的小脸透着迷离,整个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模样。

    顾逸y直起腰,眯眸,伸舌t了tg燥的唇瓣,待他缓过来,又变成了商场上那个矜贵淡漠的公子哥,他低头看向地上的nv人,俯身将她抱起,走进浴室。

    夏梦是在顾逸y给她清洗至一半时醒的,她安安静静地呆着,精致的小脸上面无表情,唯独眸清亮,像被春雨洗涤过似的,一如往昔的g净美好,顾逸y好心情地亲了亲她的额头。

    夏梦之所以这么乖,是怕途顾逸y兽x大发,浴室是他喜欢欢ai的地方之一,十次有八次都是要来一回的,但令人意外的是,这次,顾逸y居然真的认真给她洗了个澡,全程一点yu念都没有。

    ****

    楼下,阿姨已经把饭菜热了两回,他们才终于从楼上下来。

    顾逸y也刚沐浴过,原本成熟整齐的短发变得蓬松且柔软,黑黑的垂在耳际,整个人看上去俊帅又年轻,而他身上穿着v领休闲家居f,给人感觉周身冰冷的棱角都淡了许多。

    夏梦被他拉着跟在他身后,穿着浅se睡袍,皱着一张小脸。

    “先生,小姐,可以开饭了吗?”阿姨恭敬地问道。

    “恩。”顾逸y淡声应了句。

    阿姨把饭菜摆上桌子,然后退到后面,夏梦这才小声抗议道:“顾逸y,我不想穿睡袍!”

    说起这件睡袍,夏梦不免想起刚才在浴室的情景——

    顾逸y给她洗完澡就拿了一件米se低领的丝绸睡袍给她穿,夏梦极不情愿,可也y不过他,被他拽着臂就给穿上了。

    柔软贴身的布料将夏梦玲珑的曲线凸显出来,被男人疼ai出来的妩媚风情再也藏不住,她并不喜欢,因此,抿唇,瞪他。

    顾逸y置若罔闻,他动作优雅,俊脸波澜不惊地帮她系好腰间带子,之后视线上移,男人满意地点点头。

    只是慢慢地,他的呼吸却变得粗重了,下一刻,顾逸y猝不及防地伸出大掌,在半露的n子上泄愤似的重重拧了把,触尽是滑腻,从没摸过这么富有弹x的肌肤,n的可以掐出水。

    待男人大拿开,那对儿n子上下颠了颠,差点就从衣f里跳出来,足见男人的愤懑之切。

    顾逸y现在不仅呼吸重了,眼神也越来越火热,最后,他合上双眼。

    夏梦全程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猛地反应过来,莹润的小脸覆了层薄红,伸往间拉了拉衣领。

    然而这衣f走的是x感路线,前面布料极少,她那对儿n子又尺寸惊人,是如何盖也盖不住的,于是,夏梦前刚松开,衣襟就又缩了回去,露出丰满的半圆来。

    像低j的x奴(h)

    -

    像低j的x奴(h)

    -

章节目录

破茧(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青石山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石山居并收藏破茧(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