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H) 作者:青石山居

    男人中的极品(含r渣)

    破茧(H) 作者:青石山居

    男人中的极品(含r渣)

    孟昱凡微微侧开身t,眼睛看向不远处的椅子,淡淡地说:“很简单,夏梦是a大校花,而你是我见过最美的nv孩。”说至最后一句时,他转过了头,清浅的目光盯着夏梦的小脸。

    这话听起来有那么一丝表白的意味,但无论是不是表白,夏梦自觉无福消受,她已经有了男朋友,往常若还碰到和她表白的,夏梦会毫不犹豫地直接拒绝,可眼下,孟昱凡并没有直白地说喜欢她,夏梦不想自作多情,便没多说什么,只淡淡回了句:“谢谢。”

    话毕,夏梦便向他告辞离开了,孟昱凡望着她的背影,高大挺拔的男人,身影孤单,眼神落寞。

    ****

    孟昱凡来到a大北门,上了一辆灰se桑塔纳,车子缓缓启动,驶入马路。

    别看灰se桑坦纳看起来普普通通,内部却是别有洞天,整洁发亮的黑sep椅,地上铺着深棕se的进口ao毯,高档的车内设备,一流先进的跑车配置,随便一个细节都值不少钱。

    在前面开车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梳着板寸头,脸上左眼角有一道疤,身穿深se衣k。他通过后视镜看向后座的男人,说道:“老大,见到嫂子了吗?”

    孟昱凡正敞着傲人的长腿,靠在后座闭目养神,闻言,淡淡地“恩”了一声,嗓音比起平时,略微有些暗哑。

    阿凯听这音se,不禁又抬头看向后视镜,才惊觉,孟昱凡裆部正鼓着一个大包,阿凯心嘀咕:老大,这是想要nv人了?可他深知,就算老大再想要,都不会找nv人,只会忍着或者自己用解决。

    这么多年,冲孟昱凡的p相和地位要爬床的nv人多的数不清,可他愣是一个都没要,阿凯感慨,人啊,太专情有什么好,漂亮的nv人一抓一大把,上谁不是上。

    感慨归感慨,把老大抓现行可是他生平第一次,阿凯不免好奇,只见他状似不经意地往孟昱凡胯间瞅了一眼,接着,眼睛瞪得老圆。

    c,老大的本钱真大啊,能把西k顶起那么高,从裆部撑起的轮廓看,老大那yu根十有八九是个大号加粗的绝尘弯月刀,每个男人都想要的宝物,分分钟征fnv人,在床上,那宝贝就是帝王!能力极强,夜御数nv都不带歇息的!保管nv人用上了就再也离不开。

    阿凯觉得,就算老大是麻子脸角眼,光凭那胯间的宝贝也不愁缺nv人,更别说,老大长了一张翩翩公子的脸,啧啧,男人的极品。

    跟在这样的男人身后,他觉得脸上也有光,阿凯假装轻咳一声,问道:“老大,嫂子呢?既然看到她了,为啥没带她回来?”

    孟昱凡抬按了按发痛的太yx,然后说道:“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阿凯一听孟昱凡的语气,不禁着急道:“有男朋友了又如何,凭老大的本事抢过来不就行了!”

    阿凯一直跟在孟昱凡身边,看着他从刀山剑树一路走来,昔日的瘦弱少年为了心头挚ai,脚踏白骨满身脏污,流血不流泪的固执模样,阿凯看着都心疼。在他看来,老大为那nv人付出那么多,那nv人理应和老大在一起!

    听到阿凯的话,孟昱凡j不可闻地笑了下:“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会随便和男人在一起,如果哪天她和谁在一起了,那她一定是坚决的,呵……我不想勉强她,只要她幸福就好。”他半是忧伤半是自嘲地说。

    “老大!你……”

    没等阿凯说完,孟昱凡冷漠地打断他:“不必再说了,开车吧。”

    阿凯不敢再说话,只能默默地叹口气。

    桑坦纳平稳地行驶,孟昱凡不知何时已经睁开双眼,他瞥过头看向窗外,朦胧的夜se,车水马龙,遥远的天际有闪电滑过,他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维,她没认出他,是他变化太大了吗?

    记忆倒退,半年前,孟昱凡终于得空,便马上派人调查了夏梦,得知她在a大读书,他激动极了,迫切地想要融入她的生活,走进她的世界,于是,他开始静下心复习。

    彼时,孟昱凡已经五六年不碰书本了,可他楞是用不到半年的时间,考上国内顶尖大学a大的研究生,并且初试复试成绩皆是第一名。

    但当他激动地来到a大时,却收到了下对夏梦的近期调查报告,上面说她已有了j往的对象,而且对方似乎很优秀。

    孟昱凡眼里的亮光一下就灭了,回家后,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谁也不见,慢慢地,他想明白了,他要去看看她,看她过得好不好。

    所以才有了今天下午a大图书馆的这一幕。

    世间最可悲的莫过于,我拼了命的来到你身边,却发现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我还在原地,而你——已经迷路了。

    你还能回来吗?

    ****

    晚上,夏梦回到金竹水苑,吃了饭就上楼了。外面的天se渐渐暗下来,她盘腿坐在床上敲论。

    不知过了多久,楼下传来了车辆的引擎声,紧接着,就听见阿姨喊道:“小姐,先生回来了!”

    夏梦顿了顿,继续敲字。

    不一会儿,顾逸y就上来了,铁灰se的风衣,夹带着晚间的丝丝凉意,待他靠近,夏梦莹润的小脸上柳眉微蹙,侧身躲了下。

    顾逸y挑眉,出声道:“你没下楼就算了,现在我上楼了,还嫌弃我?”以前那些nv人哪个不是费力讨好他,她倒是特别。

    夏梦一边打字一边回道:“顾大少爷挺大一人了,难道还像小孩子似的要别人接吗?”

    顾逸y在床边坐下来,哼道:“是不是小孩子我不知道,不过我倒是挺喜欢喝n的。”

    夏梦没理他。

    顾逸y眸se深沉地看着她,下一刻,大掌一拂,笔记本电脑掉到床上,夏梦惊呼一声被他按倒。

    这一系列动作顾逸y做得极为流畅,夏梦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隔着睡衣一口咬在她的n子上。

    就算夏梦x子再倔,身子却是一如既往的馨香柔软,每次她一牙尖嘴利不f管,顾逸y就会把她摁在床上c得透透的,让她的小嘴只能呻y,整个人被治得娇娇软软。

    顾逸y乐此不疲地和她玩着这个游戏,它会带给他平常欢ai里没有的征f的快感,这让顾逸y十分的喜欢。

    显然这次顾逸y也打算这样做。

    当他扑向夏梦时,nv人身上勾人的t香钻入口鼻,身下的yu根开始蠢蠢yu动,男人喘x地低头,薄唇在夏梦傲人的n子上流连。

    夏梦回来后就换上了蚕丝睡衣,里面没穿x衣,而薄薄地蚕丝睡衣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顾逸y稍加t舐,布料就变得s哒哒的,然后ff帖帖地粘在双ru上,清楚地显出那一对n子的形状。

    得亏那y膏有奇效,经过一天一夜的时间,n子上的伤已经不疼了,否则伤处再经顾逸y如此玩弄,夏梦得疼死。

    男人隔着睡衣t弄着两只n子,夏梦有些慌乱,伸出推他。

    顾逸y不在意地伸出大掌将她的双束在头顶,夏梦便只能无助地扭动身子,想要借此摆脱那可恶的唇舌,而顾逸y却伸出另一只固定住她的腰肢,至此,那一对儿硕大的n子就只能颤颤巍巍地原地不动,等待男人的品尝。

    男人中的极品(含r渣)

    -

    男人中的极品(含r渣)

    -

章节目录

破茧(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青石山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石山居并收藏破茧(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