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H) 作者:青石山居

    平行线的j叉(剧情章)

    破茧(H) 作者:青石山居

    平行线的j叉(剧情章)

    夏梦今年大二,是a大校花,清纯灵动,身材完美,在a大j乎每个男生都追求过她,但都被她拒绝了。

    说起这事的原因,出身书香世家的夏梦在学时曾谈过一次恋ai,那是她的初恋,只是后来由于父母g预两人不得不分,然而那个y光温暖的大男孩却永远留在了她心里。

    这也是有原因的。

    夏梦初恋那会是16岁,男生17岁,这个年龄的孩子脑子里没什么弯弯绕绕,情感多是简单纯粹,甜蜜美好的,所以在这时候产生的情感均是出自双方真心对待,恋情浓烈且炙热,不含其它杂质。因此,于夏梦而言,她的初恋是难以忘怀的,也是深刻的。她一直没接受别人,其实也是存了等他的念头。

    和学生相比,20多、30多岁的人就不都是这样了,这时候两个人在一起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

    其以男x为主,单从x上来说,因生理yu望或单纯为了追求刺激而随便找人约p,没有ai,只是x和发泄,甚至有时候,你见一个男生追你,其实只是他看你漂亮想睡你而已,相信我,这种动不纯的追求比比皆是。

    除了xai,还有一种动叫利益取舍。一个家世很好的nv孩,身边肯定不乏追求者,这时一定要擦亮眼睛,辨清谁是真心,谁是假意,谁是为了少奋斗十年,你完全有资本去选择一个最好的、最ai你的。你已经有面包了,现在只缺ai情。

    另外,还有这样一种男人,他只是抱着和你玩玩的态度,这种人花心滥情,你之于他只是路过的一簇花丛罢了,感情必不会长久……

    总之,成年人的世界很复杂,真感情有但是不多,可能生活最常见的感情便是适合——到了该成家的年龄,家里人开始张罗介绍、相亲,然后遇到一个各方面都和你适合的人,最后结婚。

    夏梦聪慧,能看清很多追求者的真实面目,他们或ai她的美貌、或求而不得心存执念、或跟风攀比等等。当然也有真心之人,可惜他们却没有一人能带给她超越初恋的悸动。

    所以不怪她拒绝那些男生,谁让他们没那个本事呢。

    ****

    这日,一大清早,夏梦匆匆忙忙从校门口进来,秀发散乱,一路上,走两步跑两步。

    这个时间段校内的学生较少,多数还在寝室睡懒觉。偶然经过的j个男生看到了她,其一个长脸男生指着夏梦的方向,叫道:“欸!是夏梦,是夏梦,快看!c,你说这白短袖也不少见,怎么我就觉得她穿着好看呢,我他妈是不是魔障了?”

    和他紧挨着的瘦小男生,说:“不能怪你,我也这么觉得,别人穿真没什么意思……欸,夏梦这衣f是不是买小了,感觉x都要把衣f撑破了。”

    同行打着耳洞的男生,伸出指摸着下巴道:“标准的c罩杯,虽然不大,但夏梦会穿衣f,打扮起来不比大波m差,啧啧,还挺馋人的。”

    长脸男眼露猥琐:“妈的,看着挺清纯,不会是个小荡f吧,你们看她穿的,上面露x下面露大腿,pg扭来扭去,看的老子都他娘的y了。”

    耳洞男嗤笑道:“你哪次没y。”

    长脸男被逗笑:“滚蛋。”

    瘦小男还算理智,他发现了夏梦的问题,疑h道:“不对,夏梦的穿衣风格怎么变了,我关注她两年了,她为人一向低调,从没穿过领口开这么低的衣f,今儿这是怎么了?”

    此话一出,一行人终于从yy醒来,但是夏梦已经走远了。

    夏梦忍着身子的不适,终于回到宿舍,然后整个人扑到床上,一直隐忍的泪水像开了闸般涌出来,脑海里思绪万千,有慌乱有难过也有愤怒,她怎么都没想到,一夜情这种事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a大作为国内知名大学,校内资源和校园环境均是好的没话说,连宿舍都是豪华双人间,夏梦的室友林玲x格爽朗开放,两人关系很好。

    昨晚,林玲过生日,非吵着要去酒吧,林玲是玩惯了的,她知道夏梦没去过,一直想带她长长见识,便趁着过生日向她提了出来,夏梦没办法拒绝。

    两人到酒吧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下,酒很快就端了上来,夏梦拿起酒淡淡地抿了一口,之后……记忆就断了。

    是她酒量太浅了吗?夏梦嘴角溢出一抹无奈的苦笑,世间要是有后悔y就好了,夏梦抬起臂用力锤了锤脑袋希望想起些什么,可惜并无效果。

    记忆空白一大段以后,夏梦能记得的就是今天早上,遍布青紫吻痕的身子,脏乱不堪的床单,以及刺眼的红se,她见到了那个男人,彼时,他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腰间围着浴巾。

    肤se是x感诱人的古铜se,身t线条y朗健硕,一看就是平时经常光顾健身会所,注重膳食纤维,有自己的健身教练和饮食营养管家的那种人。

    待他走近些,夏梦才算看清他的样子——这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人,剑眉飞扬,鼻梁高挺,薄唇轻抿着,浑身透出种高高在上的贵气,此时,男人的黑se短发还未擦g,正软趴趴地垂着,如此香艳的美男出浴图若换成其他nv生就算不扑上去也要流鼻血了。

    但夏梦的心却在一点点变凉。

    见她醒来,顾逸y颇随意地停住脚步,高大的身躯立在墙边,气质冷冽尊贵,一双凤眸看过来,眸光隐隐透着j分打量。

    两人都没有说话。

    短短j分钟,夏梦心便已掀起惊涛骇l,但她惯来不是大喊大闹之人,所以她y是将已到嘴边的崩溃叫声压了下去。

    夏梦里紧紧攥着身下的床单,思来想去觉得这事不能沉默,她想质问男人,可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问出来,说到底,这事是谁起的头她根本不记得,万一是她酒后失德,或者她和他都是被人陷害的呢,毕竟看他的样子非富即贵,二人又并无j集,夏梦不认为他会强j自己。

    夏梦渐渐镇静下来,不管这个男人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什么角se,她都必须问清楚,只是她此时脑子很乱,不知该从哪说起。

    夏梦皱眉想了想,最后决定先回学校。

    想好了,夏梦便准备收拾一下自己,可是她现在是l着的……正当她犹豫着要怎么开口时,下一刻,顾逸y转身去往门外,夏梦心松了口气。

    然而问题还没结束,在夏梦换衣f时竟发现原来的衣f已经不能再穿了,小脸一阵红一阵白,这时,门外想起了敲门声,一道低沉x感的男声传来:“衣f我放在门口了。”

    如果忽略两人此时的情况,顾逸y倒是挺t贴的。

    夏梦无奈,只能穿上顾逸y给她的并不合身的衣f赶回学校。

    说起这件衣f,其实,昨天晚上,顾逸y的掌早已在夏梦的身t上丈量了个遍,衣f尺m也都知晓,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夏梦起来后竟然不哭不闹要直接回学校,导致他没有准备衣f的时间,只能让助理周浩去前台要了一套g净的衣f,尺m自然就不会那么合适。

    ****

    夏梦躺在床上,顾逸y的俊脸突兀地出现在脑海,当时在酒店没时间多想,现在,夏梦柳眉微蹙,她好像在哪见过他。

    夏梦拿出给林玲打了一通电话,那边传来林玲迷迷糊糊的声音:“喂,谁啊!”

    夏梦答道:“是我。”

    林玲脑袋当了半天才缓过来:“夏梦,你,你在哪呢?咱俩不是在一块儿吗?”

    “我在宿舍,你赶紧回来,我有事找你。”

    夏梦没有怀疑林玲,她和林玲做了这么久的闺蜜,她不会背叛自己,而且直觉告诉她,这事跟林玲没关系,她相信林玲。

    林玲察觉电话里夏梦的语气不对,出酒吧打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回跑,夏梦洗个澡的功夫她就回来了。

    夏梦把昨晚的事情给林玲讲了一遍,然后等着她开口。

    林玲闻言,直接被定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她看着夏梦,扁扁嘴,哭了出来:“梦梦,都怪我,要不是我非得带你去酒吧,你就不会,不会……”

    夏梦已经哭过了,此时还算平静,她看着林玲说道:“不怪你,去酒吧我也是同意了的,再说,那么多人去不都没事吗,为什么偏偏只有我出事了。”

    夏梦皱了皱眉,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平行线的j叉(剧情章)

    -

    平行线的j叉(剧情章)

    -

章节目录

破茧(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青石山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石山居并收藏破茧(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