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人死亡的惨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是的,这也是我们来到东方的原因,欧罗巴人把上帝的惩罚当成是我们引来的灾祸,不再允许我们在故乡生活。”

    “屁,”老医官气得胡子一翘一翘地,“那东西是因为脏才带毒的,我在京城亲眼看过的,这也是不让你们与别人接触的原因,两边会互相传病。”

    亚伦提起的心放了下来,这果然是神赐之地,一个巫医都比欧罗巴的名医要博学的多。

    亚伦他们在这个封闭的小寨子里住了快三个月,那位负责接洽内附民族的中年官员派了两个年青的书生来到寨子里,专门负责传授他们汉语、汉话、汉字,就在这三个月里,一赐乐业的孩子就已经能用汉语做各种游戏、流利地说出日常用语了。

    “亚伦,收拾一下,京中传来消息,让你们进京。”

    “是,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呢?”

    “别担心,是好事儿,去京里后会有专门的人给你们分田置地,方便你们经营的。”

    “亚伦拉比,我们又要流浪了吗?”小男孩有些担忧,“我觉得这里就挺好的。”

    “不,我们是去寻找我们能安心长久住下去的地方。”亚伦相信道。

    边关的夔驿非常简陋,这条新建的夔驿甚至只有夔龙有雨棚,等它的人只能露天站着。两千多人的队伍看起来极为庞大,但坐到夔龙当中却完全不拥挤。

    从阳关到汴梁需要十多天的时间,高耸的城墙外面是漠漠黄沙,但从阳关向关内去的路上却很难看到成片的黄沙秃岩。通过透明的窗户,他们能看到龙途两侧曲屈盘旋的胡杨,能看到一些额头有墨色的人在胡杨林中穿梭往来。

    “这些人是做什么的?”亚伦问和他们一起入京,准备参加考试的举子。

    “这额头上刺的是他们的罪名,这是黥刑。据说以前犯了罪的罪犯都是送到军前服役的,但江宁侯崔太傅说这样不好,不利于军队战斗力的形成,于是就发配这些犯了流放罪的人来西北荒原中种树,每活一百株可减一年的刑。如今关中就快连可种树的荒山都没了。”

    “我听大周的商人提过关中,据说是一片很大的土地,都要种满了,贵国的罪犯很多嘛?”亚伦有点慌,在欧罗巴犹太人太容易被扣上各种罪名,受到处罚了。

    “平时没多少,但早几年有一回黄河起舞,本来江宁侯已经用水泥把堤岸加固了,也拓宽了,只要稍微分一下流,这次水灾就能有惊无险的过了。谁知有人脑子坏了,偷偷掘堤,想让上游泛滥,分流下游的水,结果弄得黄河下游一片泽国,这几个家伙还在黄河新改道弄出的水泊梁山上占上为王?这孽造得太大了,所有涉及到的人家全都发往关中种树。你还别说,这树种下去之后,黄河起舞的次数少了不少。”

    亚伦听着,看着沙漠中的胡杨,莫名想起了自己的故乡,不知道是否能有那么一天,它能在它子女的手中重现辉煌。

章节目录

穿到古代的教书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找书只为原作者夏夜鸣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夜鸣蝉并收藏穿到古代的教书匠最新章节